大多数人常犯的六个思维陷阱

自媒体 自媒体

(原文来自www.777n.com)


(原文来自www.777n.com)

今天跟人人分享的书籍是《误区》,作者: Thomas Kida,本书是讲脑筋策略的,值得一读。

(原文来自www.777n.com)



作者在书中建议人人成为猜忌主义思虑者。猜忌主义者并不是喜欢挑刺的愤世嫉俗的人。实际上,猜忌主义者只是想在相信之前,先认识和评估证据的人。


猜忌主义者连结开放的思想,但要求进行严厉的查询后才会相信一些事情。要成为有聪明、有思惟的人,就要留意形成信念的来由的质量,信念越主要或越瑰异,越应该在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时才相信它。


列举脑筋中常犯的6个根基错误,也叫6个脑筋陷阱。


喜欢故事胜于统计数据

追求认同

不大正视偶然和巧合在生活中的感化

会错误地感知我们生活的世界

过度简化

记忆出缺陷


01:喜欢故事胜于统计数据



人们相信的各类各样八怪七喇的事情不足为奇。好多人相信外星人到访过地球,通灵术士可以预知将来,占星术是有效的,水晶能够治病,存在大脚怪、百慕大三角吞掉了船舶和飞机,人能够漂浮在空中,房子会闹鬼,濒死体验证实了下世的存在,以及通灵侦察能找到凶手。

事实上,2005年6月进行的盖洛普民意查询表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73%)至少相信一种超天然的现象。我们相信这些信念,尽管支撑它们的靠得住证据很少或基本没有。

书中列举了好多故事,印象对照深刻有里根总统在做主要运动和做决意之前,都先让一个占星术的女人来占星来确认是否有利。福尔摩斯系列的有名作家阿瑟·柯南·道尔爵士,两名来自英国科廷利的女孩让他看了五张仙女照片之前,相信仙女存在,数年后,女孩们认可这些照片是个恶作剧。

伪科学在风行文化中无处不在,而猜忌主义立场却难觅踪影。好多相信伪科学的人对于他们要相信的事情有先入为主的设法。这一点发生了壮大念头,去追求支撑该信念的证据而忽略那些证实该断言是错误的证据。伪科学家平日仅把核心集中在某个现象的一种注释上,而敏捷清扫其他注释。并且,因为想要支撑本身的信念,他们甘愿接管弗成靠、往往是轶事的证据。

人类已经进化为讲故事的动物。从人类显现的最初,汗青和常识就是经由讲故事的体式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直到比来才以轻易存取的体式记录和存储。是以,我们养成了一种嗜好,喜欢亲切存眷以故事或小我论述的面容显现的信息。

故事对照生动。故事为生活增添情趣,激发想象,打动我们。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是以对别人的故事稀奇感乐趣。然而,我们将认识到,依靠这种轶事证据形成信念和做决意会错误百出。

为什么?这解说我们轻忽其他更多相关信息。

例如,喜欢回避统计数据。单调的数字会让在其他方面很有聪明的人目光凝滞。我们骨子里是讲故事的人,而不是统计学 家。然则统计数据往往为做决意供应了最好、最靠得住的信息。遗憾的是,在好多情形下,我们连相当简洁的统计常识都不具备。美国前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在得知大约对折儿童的智力低于平均水平时大为震惊,他认为本身必需为如斯欠佳的示意做些什么。然则,有约对折的儿童低于平均智力是很正常的(高于平均智力的也 是对折)。在其他情形下,我们之所以忽略统计数据,是因为它们抽象而死板。是以,即使我们知道统计数据,照样更轻易让本身受小我故事的影响。

来看看下面这个例子。

你筹算购置一辆新汽车,所以浏览《消费者申报》来研究它的靠得住性。这份来自前几年的车型的统计数据表明,这种车是非常靠得住的。你对换查究竟很写意,表情兴奋地去列入一个集会,在那边一个同伙敷陈你,他比来刚买了这款车。

“这车一点都欠好,尽给人添麻烦!”他埋怨道,“隔几个月就要去店里送修一次。我换了聚散器,刹车有问题,还动不动就熄火。”

你对这一信息会做什么样的回响?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认识了同伙的处境后会令我们质疑本身的决意,或者就不买这款车了。然而,最好将《消费者申报》中汇总的修理频率作为购置与否的依据。这些数据基于雷同汽车的大样本,而这位同伙的经验只是基于一辆车。万物都有差别——任何车型都或者显现有瑕疵的车。你的同伙或者对照不利,刚好买到了少数问题车中的一辆。

问题的要害是,若是你听同伙的,那你就是凭据不大靠谱的轶事证据做决意。并且,在做决意时大多数人都倾向于稀奇注重这类小我履历。

当在平常生活的决意中纯粹依靠轶事信息时,我们平日会无视或者与轶事辩说的统计信息。不依靠统计信息导致我们相信顺势疗法、寻龙尺探测、协助性沟通,以及其他瑰异、错误的断言。

02:追求认同



若是你支撑枪支掌握,你是不是更信任支撑禁枪的信息?

若是你喜欢某位总统候选人,你是不是更关心对这位候选人有利的信息?

若是你相信通灵术士能展望将来,你是不是只记得他们说对的少数几回,而忘了他们说错的绝大多数次?

本来,这就是我们的思虑体式。我们有效“认同”决意策略的天然倾向。也就是说,我们更存眷那些支撑现有的信念和盼望的信息,更存眷支撑我们甘愿相信的事情的那些信息,而不大存眷与这些信念对立的信息。实际上,我们会记得有幸射中的,而忘怀没有 言中的。

喜欢追求认同证据的倾向在思虑过程中是根深蒂固的,即使我们的信念或盼望不那么果断,也往往会追求支撑数据。

为了说清楚我的意思,回忆一下你熟悉的某小我,试着判断这小我是否慈善。很有或者你会想到这小我示意慈善行为的一些事例,好比捐钱、匡助他人等。你不会想起这小我不慈善的任何时候,但这种情形又是很可 能发生的。

为什么会如许?无论测试什么,我们似乎较轻易想到那些支撑我们所测试的方面的事例。问题是,我们选择性地将注重力集中在支撑信息上,轻忽了或者与所做的决意亲切相关的对立信息。

从素质上讲,一旦有了一种偏好或预期,就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倾向,会以支撑我们所预期或想要相信的信念的体式注释新信息。这种对质据的带私见的评估是持有无数错误信念的首要原因。

03:不大正视偶然和巧合在生活中的感化

假设你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一则告白,鼎力宣传“超等增进”配合基金的业绩。“这支基金的收益高于曩昔五年来其他所有基金的平均收益!”

告白如是传播,同时登载了台甫鼎鼎的基金司理的照片,导致你相信这支基金的收益与这位司理的选股本领直接相关。

固然听起来很有说服力,然则业绩能解说卓越的股市常识吗?你是否应该投资这支基金?在决意之前,你要自问一下,这卓越的业绩是否或者只是出于偶然?

若是你抛五次硬币,有时会一连五次都正面进取,只是出于偶然。正如在后背将会看到的,有证据表明,配合基金的历久业绩雷同于抛硬币。是以,从久远来看,所谓的专家们平日都无法获得高额回报。事实上,为了郑重起见,最好不要投资比来业绩跨越平均值的基金,因为一种称为“均数回来”的现象,它未来或者会下跌的。

为什么我们这么快相信是卓越的常识导致了该基金的业绩高于平均水平?我们一样不正视偶然和巧合在我们的生活中施展的感化。固然偶然性会影响生活中的好多方面,然则我们不肯意认为事情是恰巧发生的,而甘愿相信事出有因。我们是溯果求因的动物,有追求生活中因果关系的根深蒂固的愿望。这种寻根溯源的愿望很或者 原由于人类的进化成长。

人类早期的祖先发现了事情的原因,才得以生存下来并繁衍子女。例如,注重到火花能生火的人起头行使火,才更轻易生存下来。这种追求原因的偏好平日使人获益匪 浅。问题是,这个趋势在认知构造和脑筋过程中处于支配地位,乃至我们往往过度运用它。哪怕只是偶然事件,我们也要寻谋事情发生的原因。

04:会错误地感知我们生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