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司匹林沦为脑残片?

自媒体 自媒体


(自媒体www.777n.com)

阿司匹林沦为脑残片?
      “假如我将身处荒岛,,如果选择随身携带某一种药物的话,那么我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阿司匹林。”

(本文来自www.777n.com)

(本文来自www.777n.com)

阿司匹林沦为脑残片?



8月26日,在德国慕尼黑召开的欧洲心脏病学会年会上,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分别报告了两项大型临床试验的结果:对于心血管疾病患病危险中等的中老年人以及糖尿病患者,用阿司匹林预防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基本没有益处!论文分别发表在《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试验结果一经公布,不但在学术界引起不小的轰动,民间更是激起层层巨浪,似乎阿司匹林没有用了,以后不用吃了,也有人认为阿司匹林服用风险很大,不值得冒险。 


阿司匹林沦为脑残片?

有脑残片么

I need an aspirin


看到这一消息,我只想吃一片阿司匹林压压惊。


阿司匹林沦为脑残片?


阿司匹林的神药地位不再?难道众多美剧字幕组早就预见了这一结果?故而早早就将aspirin翻译为脑残片?


专家澄清!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许俊堂专门就此事撰文,澄清关于阿司匹林的争议只局限于有关阿司匹林在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的一级预防。而阿司匹林用于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的二级预防毫无争议。

此次在欧洲心脏病学会年会上公布的有关阿司匹林一级预防的ARRIVE、ASCEND两项临床试验,有力地解决了阿司匹林一级预防中的诸多困惑。

阿司匹林是预防血栓形成,防治血管事件和血管性死亡的药物,只要存在斑块破裂(包括斑块侵蚀)和形成血栓的风险,就应口服阿司匹林,阿司匹林的主要作用就在于斑块破裂的那一刻。反过来讲,如果不存在斑块破裂的风险或者风险很小,口服阿司匹林就没有用。问题是谁该口服阿司匹林,谁不需要,这就要看心血管事件的风险了。 


阿司匹林沦为脑残片?


几乎所有学会发布的指南或者共识一致性地推荐,10年风险超过10%高危或者极高危患者,应该口服阿司匹林进行一级预防,目的就是在发生斑块破裂的时候,阿司匹林能够通过抑制血栓形成减少血管事件的发生。中低危患者不推荐使用阿司匹林进行一级预防,因为事件发生率低,获益不多,严重出血(包括脑出血、胃肠道出血)的风险还会有所增加。中危(10年风险5%~10%)、高危和极高危患者,应该口服他汀进行一级预防,不管血脂水平是多少。他汀的作用是不让斑块长,稳定斑块和不让斑块发生破裂。阿司匹林和他汀真是一对儿好搭档,是双保险,两者协同作用,共同防止心血管事件的发生,防治心血管病人死亡。 

具体来说,哪些情况需要口服阿司匹林进行一级预防呢? 

高血压患者血压控制好了(<150/90mmHg)以后,如果年龄50岁以上,并且有一个或者一个以上其他危险因素。

糖尿病患者50岁以上,有一个或者一个以上其他危险因素。其他危险因素包括早发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家族史、高血压、血脂紊乱、吸烟和蛋白尿。

具备多项(4个或者4个以上)危险因素,如年龄(男性≥45岁或女性≥55岁)、吸烟、早发心脑血管疾病家族史、肥胖(BMI≥28kg/m2)、血脂异常等。 

高血压和糖尿病同时存在。

单个危险因素很严重,如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高血压Ⅲ级。

高血压伴明显的靶器官损害,如左心室肥厚、颈动脉内中膜厚度增加、微量蛋白尿、肌酐水平轻度升高等。


ARRIVE和ASCEND两项临床试验,实际上进一步明确了阿司匹林在心血管事件高危人群中一级预防的作用;中、低危患者阿司匹林的获益有限,甚至被潜在的出血风险抵消。综上,阿司匹林仍是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二级预防和高危病人一级预防的基础用药。


阿司匹林依然很神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