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自媒体 自媒体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原创文章www.777n.com)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原文来自www.777n.com)

(自媒体www.777n.com)


文 | 余春娇

编丨往事如烟


不可能错过你最好的一面


任何一种不公、非正义的现象都会在艺术上得到体现和反思,从战争、种族歧视,到LGBT人群。在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当下,回头看《模仿游戏》里的图灵,甚至《胡佛》,在为他们唏嘘的同时,也会为时代在这一文明尺度上的前进感到一丝欣慰。


艺术给了艺术家们体验别种人生的机会,也向观众们打开了这世界的褶皱。《丹麦女孩》里艾纳的勇敢和妻子格尔达的无私,《人生密密缝》里伦子的温柔和女孩友子的纯真,向我们昭示了质疑或抵抗自身性别的人们的生活状态,也为我们提供了面对他们的行为参考。或是以逆流中的挣扎表现,或是以善意的反哺触动,或是像《长靴皇后》那样,用骄傲和快乐来感染。


2018年音乐剧《长靴皇后》首次登陆中国,先后在上海、广州、北京等城市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巡演。演出名不虚传,激动人心的编排设计和精彩纷呈的视听效果,带给观众乌托邦式的快乐。观众与音乐剧的互动也令人惊喜,不断响起的欢呼和掌声、在演员向演员发问时台下举起的双手、剧目高潮部分和着音乐全场打起的节拍,都叫人在那一刻对这世界的真善美深信不疑。


《长靴皇后》2005 海报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长靴皇后》2005年由导演朱里安·杰拉德拍摄成电影,次年同名音乐剧开始筹备,也适当修改了电影的一些情节,更好地适应舞台的表现形式。故事讲述与未婚妻从家乡奔往伦敦,正准备开启新生活的查理,因为父亲的突然去世,赶回家乡并不得不接手了以父子二人名字命名却眼看要被时代淘汰的制鞋工厂。一筹莫展的查理碰巧结识了男扮女装、妖艳性感的舞者萝拉,他决定为萝拉定制一双优质舒适的长靴,他父亲留下的工厂也以此为契机,起死回生,不仅在工厂门头上加了一只红光闪闪的长靴,更是带着这些长靴走上了米兰展的T台。


音乐剧《长靴皇后》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2012年,音乐剧《长靴皇后》在芝加哥进行首演后,便在2013年登陆百老汇,获得了当年托尼奖的13项提名和最佳音乐剧、最佳音效设计、最佳男主角(Billy Poter, 另一位主演Stark Sands提名)、最佳编舞、最佳词曲创作和最佳编曲6项大奖。剧本由美国著名的演员及编剧、4次托尼奖得主哈维·菲斯特恩操刀,在《长靴皇后》之前,他曾凭借《同性三分亲》赢得了托尼奖话剧最佳男主角、《发胶》的音乐剧最佳男主角、《一笼傻鸟》(La Cage Aux Folles)的音乐剧最佳剧本。


《长靴皇后》的音乐担当则是殿堂级人物辛迪·劳帕,同时拥有格莱美奖、艾美奖和托尼奖三大奖项,《长靴皇后》使她成为第一位独自赢得托尼奖词曲创作的女性,而她也是LGBT等人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2015年另一批演员班底将它搬上伦敦西区的舞台。2018年,乔斯·班克斯(Jos N.Banks)、兰斯·波德登(Lance Bordelon)、席德妮·帕崔克(Sydney Patrick)等将这出熠熠生辉的音乐剧带来了中国。


别错过我最好的一面


“别错过我最好的一面”在剧中出现了两次,令人记忆犹新。第一次当萝拉决定在查理的工厂留下来,他穿上了西装,却仍被工厂的男人们嘲笑。灯光拢成追光,舞台重新微微亮起时,只剩下萝拉和查理两个人。他们促膝长谈,回忆了各自的成长,合唱了一首《我没有变成父亲期望的样子》(Not My Father's Son)。查理从小在热闹欢乐的气氛下长大,身边人人都对他说一双好鞋是多么重要,父亲顺理成章地认为他将继承家业,甚至早早以父子命名了工厂。萝拉原名西蒙,他的父亲无法接受他爱穿女装,与他断绝了关系,“他错过了我最好的一面”。


音乐剧《长靴皇后》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第二次则是查理对萝拉发起大肆言语攻击后,查理一行人要赶往米兰,而萝拉则独自唱起《将我留在你心里》(Hold Me In Your Heart),他穿着纯白的礼服款款走到舞台中间,周围的一切都在他的歌声中暗了下来,“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你再也听不到我爽朗的笑……你错过了我最好的一面,因为它我才是今天的我。但我最好的一面正站在你面前,无条件爱你。”舞台深处的灯光逆光打在萝拉身上,穿过他,萝拉像站在一条长长的隧道里,尽管皎洁、真诚,却格外落寞。爱的表白最后变成一种长久寂寞终于爆发的呼唤和渴望,“我需要你也以同样的方式爱我”。举起的手缓缓落下,也碾碎了那片灯光。


不可能错过你最好的一面


整部音乐剧的每次高潮,几乎都由萝拉掀起。舞者的人物设定首先就给了歌舞、表演和舞台效果充分的发挥空间。而萝拉本身所塑造的幽默性格和自我认同,更令他在激情的音乐和闪耀的灯光下,散发具有煽动性的魅力。他身后的姑娘们则无疑为这种浑然天成的魅力加持。当他们一起跳起舞来,修长的身材,热辣的摆动,都不仅仅是性感那么简单。这些干脆有力的肢体语言,是一位成年男子的自我表达,长靴的鞋跟支撑着他们的重量,也成为他们骄傲的后盾。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姿态都有了证明的意义,他们不靠吐槽,也不自怨自艾,只是尽情展示抱持偏见的人们险些错过的美。


在舞台有限的空间里,形成迭起的高潮,道具和舞美的运用功不可没。第一幕最后一场戏中,萝拉再次来到查理的工厂,并且带来了他的姑娘们。当他们五彩斑斓地踏着工厂车间的滚动流水线一个个登场,观众席爆发出不由自主的尖叫和欢呼。流水线一刻不停的奔跑成为舞台节奏的加速度,有序带动了热烈的群戏,大大增强了静止空间中的动感,加上同样跟着音乐节拍的炫目灯光,和利用流水线扶手做出的技巧性漂亮动作,令观赏度飙升。


音乐剧《长靴皇后》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更让人眼花缭乱和发出由衷喜悦的,自然是最后的完美结局。当查理固执地穿上红色长靴,迈出几部便跌倒在T台前,突然所有的霓虹灯光亮起,像摇滚乐中敲打心脏的鼓点,掷地有声,打造出一片焕然一新的天地。T台的起点处,傲然站着萝拉,踏着为他量身定制的红靴。紧随其后的姑娘们,穿着各式各色的长靴,更是煽起一波汹涌的热情和欢乐。如果曾经你也觉得“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说法未免有些夸张,那个时刻也甘心臣服于他们摇曳生姿的长靴。果然查理的父亲也没说错,鞋子是世上最美的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剧中的舞美,不但担当着调动和营造气氛的角色,也大大拓展了舞台和想象力的空间。当萝拉告诉查理快回工厂,他就要表演第二场秀了,灯光聚焦于萝拉和他的姑娘们,而查理在灯光外跑上了道具台阶。萝拉结束第一节表演后,聚焦的灯光移向已在工厂中的查理,场景瞬间发生了转换,如此反复,萝拉与查理交替表演,不仅使萝拉的演唱承担了一部分画外音的功能,整个场面也颇有交叉蒙太奇的意味。


而之前提到的萝拉独唱《将我留在你心里》的那一场,在他挥别舞台深处射来的逆光后,逆光消失,他两侧的灯光同时打在他身上,也照亮了他不远处敬老院的指示牌和唯一的一名听众。景深的骤然改变造成了场景和心理上的双重落差,也不乏一丝自嘲的幽默,刚才独唱的舞台好像存在于他的想象中,而仅靠舞美的设计,就将他拉回了现实。


音乐剧《长靴皇后》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长靴皇后》的情节和结局自然逃不出预料,冲突与和解也名副其实的drama,但这出音乐剧仍然令人振奋也为之动容,“秀”是他们最好的展现方式,且这一方式以萝拉和他的姑娘们坚定的自我定位和完美有力的说服表现为依托。


《长靴皇后》在观赏性、娱乐性和艺术性之外的意义,在于在一部分人抱着误解冷落甚至声讨所谓“异类”时,给予观众一个认识和了解反抗天生性别的人群的机会。他们突破了世俗对男性性感的想象力,重新探讨了“男子气概”的定义——接受人们本来的样子,那是他们最好的一面——对那些不理解自己人们,他们也一直在这么做。


《长靴皇后》的中国之旅历经两月有余,目前已经接近尾声。原班巡演团队将在本周最后8场的北京站演出里,尽情释放又燃又暖的《长靴皇后》所拥有的特殊魔力。感受原汁原味的百老汇当红大秀,调动、颠覆周身的全部感官,并有所发现、有所感悟,这真的是一次难能可贵又值回票价的体验。所以,现在就抓紧有限的机会,,珍惜它与我们之间这段最近的距离。


《长靴皇后》北京站演出9/12-16 @ 天桥艺术中心

点击阅读原文购票


-FIN-


点击查看关键词

通勤营救|第三度嫌疑人|村戏|恋爱回旋

灾难艺术家|柔情史|头号玩家

清水里的刀子暴裂无声你从未在此

散步的侵略者|念力|路过未来|湮灭

黑豹|十二宫|黑色维纳斯|大坏狐狸的故事


请为深焦口碑榜投票

当他们踩着长靴起舞,每一种妙曼都是反抗

⬇️点击阅读原文购票,你和最好的百老汇歌舞剧,只有一双长靴的距离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