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自称“借鉴了”权威伦理指南,但他一条也没遵守

自媒体 自媒体

贺建奎自称“借鉴了”权威伦理指南,但他一条也没遵守 (本文来自www.777n.com)


(原文来自www.777n.com)

11月28日,贺建奎出现在了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在现场,他回答了专家和媒体的一些问题。

(原文来自www.777n.com)


不少人问到“知情同意书”,询问他是否经过规范的伦理审核流程。贺回答,我找几位专家看过,我读过NIH的伦理指南


但更多的时候,他的回应充满了闪烁其词,“在中国有很多人感染了艾滋病”“他们非常需要帮助”。

 

临床研究的伦理规范太重要了。之所以要符合伦理规范,是因为这类研究为了谋求多数人的利益,需要让少数人承担风险,难免出现剥削个体的可能,伦理规范的目的是将剥削个体的可能降到最小,不是仅仅将人当做达成目标的手段,也要保留对个体最大的尊重

 

当惠康基金会基因组校园社会与伦理研究主任安娜·米德尔顿博士询问,贺建奎及团队是否接受过关于伦理的培训时,他回答,自己读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指南。


贺建奎自称“借鉴了”权威伦理指南,但他一条也没遵守

NIH官方网站上的研究伦理指南丨NIH官网


既然如此,不妨让我们对照NIH临床中心的临床研究伦理指南,看看贺建奎的研究究竟在哪些方面可能违反了伦理原则。


伦理规则的制定相对技术发展是滞后的,在基因编辑这个存在时间尚短的领域,很多情况确实未有明文规定,希望编辑人类胚胎的研究者除了恪守“14天原则”的共识,并无太多具体的规则可遵循。不过,有一些基本伦理原是自20世纪六七十年代起就从未改变的。


除了1964年问世的基础文件《赫尔辛基宣言》,由美国国会在1979年颁布的另一份重要文件《贝尔蒙特报告》指出了临床研究的三条普遍伦理原则:尊重个人、公正和有利。这三条原则构成了其他所有规则制定、评价和解释的基石。


贺建奎自称“借鉴了”权威伦理指南,但他一条也没遵守

尊重个人、公正、有利三条原则丨YouTube截图,上传者UW EDGE Center


在此基础上,NIH临床生物伦理系主任、人类受试者研究部负责人克里斯汀·格雷迪(Christine Grady)等人在2000年提出了临床研究的伦理框架,认为临床研究必须同时满足以下条件才是符合伦理的:1.具有社会或科学价值,2.科学正确性,3.公平选择受试者,4.具有良好的风险受益比,5.独立审查,6.实现知情同意,7.尊重受试者。


这7条要求既是NIH网站所列出的临床研究伦理指南的核心,同时也出现在NIH的培训讲义《临床研究原理与实践》(2017年底推出了第4版)中,有理由相信,贺建奎读的指南中一定包含这一部分。

 


1

社会或科学价值

   &

2

科学正确性


这两条要求合并起来,保证了一个研究“值得”做。如果没有给社会或科学带来普适性的知识或改善人的健康,就白白让个体承担了风险;如果研究设计不合理,也会让风险变得毫无意义。

 

通过基因编辑,让婴儿对艾滋病免疫,会给社会带来什么知识,会改善同样情况的婴儿的健康吗?这方面已经有很多讨论。不管是出生前还是出生及长大后,都有成熟安全的方法能够预防感染,她们原本就可以是健康的


而关于研究设计,峰会闭幕式上发布的组委会声明明确指出,这项研究“设计拙劣”。

 

3

公平选择受试者


这条要求可以避免剥削弱势个体和群体。儿童并非一定不能参与临床研究,是否允许他们参与研究,取决于风险和预期收益的评估。有儿童参与的研究需要保证风险最低,或者风险能被治疗收益所弥补。

 

两个原本就可以很健康的婴儿,有何“治疗收益”可言呢?

 

4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