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公对你真好,每个月只给你1万的零花钱!”

自媒体 自媒体

“你老公对你真好,每个月只给你1万的零花钱!”

(本文来自www.777n.com)

   第1章   

近来,顾北曜不大陪我了。 (原文来自www.777n.com)

明明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文来自www.777n.com)

这天晚上,夜凉的很,一轮圆月悬挂高空。晶莹而冷漠的月光窥视着我的脸庞。

我猫腰蹑手蹑脚的从后门溜进屋里,等待着顾北曜的秘密被揭开。

他跟别的女人的说话声从楼下传来。

我浑身僵硬,一股气血冲上了头顶,从二楼栏杆探下去,看到了他俩。

我的指甲不禁掐进了肉里,哦,这就是顾北曜多日来神神秘秘的原因。

原来如此,顾北曜有了别的女人了,可我有哪点比不上这个女人?

我再也忍受不住,冲下楼去,指着女人的鼻梁,“滚,给我滚出去!”

女人一愣,讥诮道,“你是谁?”

眸子里尽是挑衅。

我是谁?

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逼视着她。

“顾先生,你怎么能在家里……?”

话还未落下,顾北曜的眸子里已是滔天怒气,“漪漪,上楼,不准下来!”

他从未这样大声的跟我说过话,这个女人就这样重要?我一把拽住了那个女人,“这是我家,你给我滚出去。”

“够了,漪漪。”他扼住我的手腕,“你上楼去,这不是你该管的。”

“顾先生。”我忍不住掉眼泪,“我哪点不如这个女人,你为什么不肯跟我在一起?”

我跟了顾北曜两年了。

两年前,我只是一个孤儿,一个穷学生,兼职弹钢琴。

那年下雪,因为没有太多时间,我被老板毒打了一顿,扔到了墙角。

他把一身伤痕的我从雪地里捡了回来,清理我的伤口,给我穿漂亮的衣服,鞋子。

他让我继续读书,我以为他是看中了我,定会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如今......

他明明知道我喜欢他,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顾北曜讷讷的盯着我,半晌,大约没想过我会说出这样的话,烦躁的挠挠头,“漪漪,你……”

见他犹豫,我当即把女人拽到了门口,将她一把推到门外,关上门。那女人用力的拍打着门,“你个丫头片子,快开门。北曜!北曜!让我进来……”

我故意学着那女人走路,摇曳着身姿,站在顾北曜的跟前,“外面好吵,我们上楼。”

“漪漪,别这样,这样不是你。”他怒气未减,捏住我的手腕。

用了力气,手腕生疼,我皱着眉头,朝他吼道,“顾北曜,你要是不喜欢我,干嘛还要捡我回来!你就让我冻死在外面好了!”


   第2章    

我气的要扭开他的桎梏。

他不要我,我就走。他有了别的女人,迟早是要赶我走的,与其被赶,还不如我自己走。

“好了,漪漪。”他将我重新抱回在怀里,摸着我的头,几分安抚,“你是认真的吗?”

外头那女人的羞愤的声音穿透进来,伴随着对我的阵阵辱骂。

我不在乎这些辱骂,我的眼里只有顾北曜。

“是。”我重重的点头。

他没动。

我执着的拽着他的袖子,虔诚的,“顾先生,我比她们都要好。嗯?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两年来,我第一次这样大胆。

他的眸光忽明忽暗,似在犹豫,半晌,浅浅叹,“我原不想这样的……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

我不知他顾虑什么。

我早已长大。

“顾先生。”我灼灼的盯着他,“抱着我。”

他听罢一把抱起了我,上了楼。

我再也没有在这栋别墅里见到那个女人了,顾北曜也不再往别墅里带女人了,也许是为了顾及我的感受,可我还是嗅到他身上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那种香水味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时常会抽功夫跟踪顾北曜,直到我看到香水味的主人。

我偷偷把女人和顾北曜约会的照片发给女人的未婚夫,眼见着女人受到未婚夫的一巴掌,心里窃喜。

这样的办法屡试不爽。

我知道我是顽皮的,恶劣的,因为在我眼里,爱情是两个人的事。顾北曜哪怕是逢场作戏,也不成。

我经常对他说“顾先生,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

我知道在他眼里,我也许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女人,尽管,他不过比我大了四岁,却老成的像我的父辈。

他拉下我,叹了一口气,“漪漪,你做的那些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得改改你的脾气。要不然,你迟早得闯祸。”

“我没闯祸。我一直很听话。”

“顾先生,我想要个孩子。”

我想生下他的孩子。

“……”

顾北曜没回我。

良久,这才轻轻的答道,“我不喜欢小孩。”


   第3章   

我很失望,眸子里的光渐渐暗了下去,可我把这股子失望隐藏的很好。

个月后,我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平静道,“顾先生,我有孩子了。”

他正站在镜子前打领带,听罢,手上动作一滞,皱起眉头,“漪漪,别开玩笑。”

他当然以为我在开玩笑,可他不知道,我既然想要一个孩子,便要用尽办法。

我把东西放到他眼前来证明,“北曜,是真的。”我第一次叫他北曜,我想,我现在可以和他站在平等的位置上了。

从前,他只让我叫他“顾先生”。

“孩子是我的?”

“嗯。”

“你动了手脚?”

他的手仍旧抓着未打完的领带,我走上前,将领带打好,告诉他,“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

“漪漪,你太放肆了!”他怒了,转身将桌子上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我的清纯是假的。

他的温柔也是假的。

你看,他生气时,我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我以为他说不喜欢孩子,只是口头上说一说而已。

他摔门而出。

我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等到半夜,等到疲倦,他还没回来。

一连三天。

我照旧上学,上钢琴课。钢琴课是顾北曜为我报的。钢琴课老师张木说我很天赋,建议我去考伯克利音乐学院。我想着肚子里的孩子,摇了摇头。

我不能到国外去上学,我要留在顾北曜身边,生下我和他的孩子。他会娶我,一切都会好的。

顾北曜不肯接我电话,我不能再枯等,我怕他还有其他女人,只好去找他。我就在停车库内计算着时间。

这种事情做的多了,也便知道顾北曜会在哪个时间点出现。

六点一刻,他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于此同时,身旁还挽着一个女人。这次的女人不同于往,长相温和,看起来很舒服。

我的眼睛却是不舒服的,因为容不得沙子,我挑衅的盯着那女人,直言,“我有了北曜的孩子,我会和他成婚。你以后不要缠着我男人。”

这次,我没有偷偷摸摸的设计这个女人,我从前做的事情顾北曜都知道,我也不必多此一举。

女人的反应很意外,她莞尔一笑,朝顾北曜挨得近了一些,温柔道,“北曜哥哥,这就是口中说的漪漪吗?”

“不准你叫他‘北曜哥哥’!”连我都只是叫他“顾先生”,凭什么这个女人……

“漪漪。”顾北曜重重的叫了我名字,面色不悦,“她是清音,我的妹妹。”

我一愣,半晌说不出话来,想到以后顾清音是我孩子的姑姑,顿时觉得自己丑态百出。

“对不起。北曜,我不知道……”我仓皇的解释。

顾北曜皱了皱眉头,命令道,“你先回去,别再胡闹了。”

“好。”我点头,又期盼的问道,“北曜,你今晚会回来吗?”

“北曜哥哥,漪漪小姐都来了,不如让她和我们一道吃饭吧。爸爸妈妈肯定也想认识漪漪小姐。”顾清音提议道。

我忽然对顾清音有了一丝好感,因而更加悔恨自己刚才的行为。跟顾清音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一棵粗俗的狗尾巴草。

我怀着期待的目光望着顾北曜。

“不用。她不和我们一起。”

却得到这样的答案。


   第4章    

顾北曜凌厉的近似无情的眼神落在我的身上,像刀子一般剜着我的肉。我目送着他们离去,默默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已经三个月了,我的肚子微微的隆起,平时看不大出来。顾北曜已经很少来见我了,也许顾北曜是把我遗忘了。

我不再跟踪他,因为那天晚上,顾北曜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是满满的厌恶感,他说,“漪漪,你消停一会儿吧。”顿了顿,又道,“我要去出差,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给你答案。”

是不是真的出差,我不想去追究了。

一个人如果真的不想见另一个人,是有很多办法的。我不能让顾北曜更加厌恶我,我还想要这个孩子。

我等着顾北曜主动来找我。也许,孩子生下来,他就会喜欢。

我没等到顾北曜,却等来了顾清音,她依旧温和好看,“漪漪小姐,北曜哥哥让我来告诉你,让你动手术,他不想要这个孩子。”

“什么?!”我大吃一惊。

“你有孩子的事情,爸爸妈妈已经知道了。他们很生气,你是不能和北曜哥哥一起的。”

“为什么?”

“北曜哥哥没告诉你吗?你不过是我的替代品。我都回来了,就没你什么事了。”她扬着灿烂的笑容,我却分明看到她嘴里沾了剧毒的獠牙。

“我不懂,你是北曜的妹妹……”

“呵呵。”她捂嘴轻蔑的笑,“谁说我是他的亲妹妹了?我一直在国外养病,他把你捡回来,不过是因为你长得跟我有五分相似。”

那一刻,我感觉身体内的保险丝瞬间绷断,退后的两步扶着沙发背,抬着眸子看清音的样貌。

是,我不得不承认,我与她的确有五分相似。只是,我的眸子过于凌厉罢了。连顾北曜都说,我的眸子跟我清纯的相貌格格不入。

“我不信。”我咬着后槽牙,“我要问问北曜。”

“北曜哥哥根本就不想见你。要不然也不会让我过来。”她拦住我,一把将我推到在沙发上,又打了电话叫了人过来。

两个穿着西装的黑衣男人破门而入,原来早已等候多时。

顾清音抬高了下巴,“把她送进医院。”

我惊慌的朝着楼上跑去,却终究敌不过那两个男人的速度。他们强制的把我送进医院,摁在手术台上,我撕心裂肺的吼着,“不要!北曜,不要拿走我的孩子……”又偏向顾清音,满脸泪水的求饶,“清音,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只要孩子,我愿意离开北曜。”

顾清音的狠狠的指甲刮过我脸上的泪水,她说,“你不配生下北曜哥哥的孩子。”

说罢,由着医生开始准备手术……

我的孩子不过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三个月,还没来的及成型,就死在我的肚子里。

三天后,我躺在病床上终于见到了顾北曜。

他轻柔的摸了摸我的额头,轻轻道,“漪漪,孩子没了。”

他说要给我答案,原来,这就是答案。

如此凉薄。


“你老公对你真好,每个月只给你1万的零花钱!”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