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竹峰:击缶丨新刊

自媒体 自媒体

(本文来自www.777n.com)

2020年1期新刊封面

"
导读:
(自媒体www.777n.com)
胡竹峰的文章自带一股中国气息的古典美,随性、细腻、制止而温婉,且视野极宽,几乎写过生活中所有事物,写食味、写茶韵、写竹刻、写戏曲、写中国。本文写徽剧和各类本地小调,布满玲珑意趣。
(自媒体www.777n.com)

"
击 缶 歌
文丨胡竹峰


徽剧
二〇一八年三四月间,恰是江南春光烂漫之季,一行人去看徽剧,演的是貂蝉拜月故事。
那貂蝉身姿俏美,细耳碧环,行时风摆杨柳,静时文雅有余,端的倾国倾城貌。我等须眉见了,只感觉肉身污浊。传说月里嫦娥也自愧不如,见状仓促隐入云中。正因为貂蝉美貌,演义上才说王允行丽人计让董卓吕布交恶。
据说貂蝉降生人世,其地三年间桃杏之花未开即凋。那是美得惊世骇俗,夺了六合花木的灵气。
扮貂蝉的女子端立台上,一启齿,清清爽爽干清洁净幽幽怨怨。说起旧日深夜,荼蘼架侧,牡丹亭畔,与王允抒怀议事,连环妙策一施弄,干戈戎马都不消。董卓虽骄横,遭灭;吕布虽骁勇,败亡。人世的委屈冤屈、难处吃力处,化作了腔调,萦回在那月亮地里。一轮皓月挂于中天,投入池面。风吹过,月影摆荡,叶尖凝有薄露,枝花浓,淡妆丽人貂蝉,人世天上,一时众生倒置。那是东汉末年一个女人的心声,一千多年,那心声伶仃孤寂。经徽剧唱出来,在风中飘散。
演义版本,吕布兵败后,貂蝉或死或隐,不知影踪。
《后汉书》记载,吕布看守董卓内宅,乘主人不在,与贴身使女黑暗相好。因惧情露求见王允,托出与董卓不和实情,反遭行使。这使女该是貂蝉原型。
还有人说貂蝉是杜夫人。史书上还说吕布败亡,关羽多次向曹操恳求,将敌将秦宜禄之妻杜夫人犒赏予本身。曹操知杜夫人美貌,拒绝了关羽的恳求,将其纳为己有。

从合肥去徽州看徽剧。
我喜欢徽州两个字,有旧事之美。旧事之美在回味。回味之际,生出百味。
我们要去的处所是早期徽班的一个萌发之地伏岭。
第二次来伏岭,不远处有章衣萍旧宅,再远一点是胡适故居。周围悄然,偶有行人三三两两经由,像是精致的前人,或许是章衣萍与胡适长袍马褂的身影。因为胡适与章衣萍,我感觉绩溪山水文气殷殷。
车到伏岭,天空下起雨。雨歇间隙,小路里人倏忽多了,手提着灯笼,蜂拥着行进。这是陆续千年的舞习惯。
传说古时此地有石狮火虎作祟,只有异兽“回”能克镇。于是,有人画了“回”的图形,张贴于堂上,此后狮虎敛迹。于是,伏岭的子孙们便将“回”作为神灵信仰,并把每年的上月十五定为祭“回”日,历时三天。至今还有公民把“回”作为图腾挂于室庐厅堂供奉。
舞回有世代相传的一套程式。先集于村头河滩祭坛,对山烧起木料火堆,两壮汉披着用彩布制成的勇猛神回进场,绕火堆领舞。随后村民手执油松火炬、杉木火炬、干竹火炬和葵花禾秆火炬间掺于锣鼓队、硝铳手、钢叉长矛队、木棒部队之间边行边舞,在鼓乐鞭炮声和呐喊声中做吃草、喝水、跳跃、扑滚、撕咬等动作。
舞回时,随行部队自由表演,齐声呐喊做追打赶杀状,观察者也呼吼助威,仿佛与那石狮火虎厮杀。在祭坛舞番之后,神回领队绕村强烈巡游一圈驱除村中邪气。农户在家门前燃放鞭炮以示敬意,大户人家鞭炮分外长,挽留神回在门前长舞不离,以兆福祉悠久。
舞回被视为神圣的运动,镇邪除恶,保一方安然祥和。只是曩昔用的火炬换为纸灯笼。暮色下一盏纸灯笼又一盏纸灯笼,一百盏纸灯笼,几百盏纸灯笼在我面前走过。《东京梦华录》中的老城不外如许的荣华吧。
一路经由祠堂、戏台、民居。满目是非色,是古中国之色,是古徽州之色,也是徽剧之色。舞回的人布满活力,充盈着俗世欢欣。暮色越来越重,人脸恍惚,村子一头的广场上,舞台预备好了,徽剧要开场了。
徽剧《长坂坡》。
台上都是不及弱冠的少年,生旦净丑轮替演过。虎头虎脑的花脸,玉树临风、扮相文雅的小生,灵便聪慧、油滑可爱的花旦。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四功五法端正直正。
散板,哭板,叠板,破门而入,像木板一般砸过来,鼓声频发,锣声紧要,是战事的式样。余姚腔,青阳腔,京调,汉腔,轻重缓急大风雅方。
徽剧朴质、粗犷、重局面,“三十六顶网子会面,十蟒十靠,八大红袍”。演员能文能武,唱念做打俱佳,色艺兼优,歌、舞、乐、白高度综合。传统戏《八达岭》,龙套即有十至十四堂之多,还有八红蟒、四官衣,演员边歌边舞,配以唢呐、锣鼓,声势如同千军万马。
和很多处所戏一般,徽班表演气势差不多也是大红大绿、大锣大号、大蹦大跳、大呼大喊特点,即:服饰与局面雄壮堂皇;大多用巨细唢呐伴奏,配以大锣大鼓;动作粗犷,风格豪壮,是泼墨适意山水。
传统徽剧,还有不少特技表演,跳圈、蹿火、耍剑、飞叉、筋斗之类,更接收了民间技击如红拳之类。

徽剧发端于明代,声腔以徽戏和青阳腔为主,也有徽昆以及花腔小调几部门,她是京剧进场前的一通锣鼓。《滚灯》中的顶灯,《生擒》中的矮步,《三岔口》中的辫子功,《双下山》中的甩念珠,《月龙头》中的打红拳,《伐子都》中的三变脸等,都如京剧,有艺冠一时的出色。
徽州人爱戏,由来已久。东晋时处所上宴会,辄令倡伎作新安人,歌舞拜别之辞。乡镇村野,祈福祛灾,祭祖还愿,一切年节婚庆常有表演,败于诉讼或违反乡规也要罚戏一台,请左邻右舍消遣。程朱阙里的惩恶扬善,也是如许的含蓄周密,徽州的寻常生活诗意盎然。
明万积年间,其时古徽州是中国东南部的贸易、文化中心。戏文在水上走着在路上走着,一次次停下来的时候,已经不是曩昔式样了。姑苏昆曲传入安庆,再传入徽州,本地艺人们缔造性地融入内陆剧种的演唱技能气势,慢慢成长成既具有昆曲韵律美,又有弋阳诸腔通俗美的徽调。

照样明朝万积年间的事情,士绅和商贾经由徽州会馆,邀请了各地剧团汇集徽州,在白墙黑瓦雕梁画栋的戏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正在南京编校《盛明杂剧》的戏曲家潘之恒回到徽州,看戏听戏之余,兴致勃勃地出了一则“徽”字的灯谜:待月西厢寺半空,张生普救去求兵。崔莺失却佳期会,只恨红娘不消功。
宿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这是明清风行于徽州的一句俚语。最初时候,那些徽商背井离乡到处奔跑南来北往,他们走在离家路上或许归来途中。后来他们豪富大贵或许小商小贩,他们履历分歧的人生,感触一般的波动,也感触一般的徽剧。
一代代一年年搭台唱戏,乾隆年间,有个叫高朗亭的安庆人终于将徽班带进国都,并组建三庆班,与其他有名的三家并称四大徽班。京剧终于徐徐登上舞台。这是闲话,且听下回分化。

雨忽大忽小,隔窗能看到湿淋淋的青石板路和石拱桥,远处菜园雨雾氤氲。徽剧流水里,皖南景致隐约约约。穿有各色戏服的前人一晃而过,这应该是徽剧艺人正在远去的背影。
穿过长长的小路,走过深深的天井,踏上窄窄的楼梯,就是那些古旧的箱子,箱子里有伏岭人收藏的戏衣。
戏衣俗称行头,冠戴称盔头。戏剧服饰规花样样是以明代服饰为根蒂,并参酌唐、宋、元、清等朝代服饰之典型,加以综合与美化缔造而成,徽剧也如斯。曩昔徽班有江湖行头、内班行头、私房行头与官中行头之分。戏鞋分为靴、鞋两类,靴能够分为厚底、薄底和方头三种。戏服的穿戴规制,早在宋、元时期已有披秉、素扮、道扮、蓝扮等。
明代后期,各大梨园上演的剧目络续更新,表演艺术络续成长提高,使歌与舞有了进一步的综合,演员行当的分工加倍具体明确。不少梨园家底渐厚,戏衣、盔帽越来越精彩,妆容也越来越精彩。
那些旧木柜子,收藏了往昔徽剧舞台的热闹。蟒、靠、褶、盔帽、靴、鞋,悄无声息,有民国旧物,有晚清旧物,红、黄、蓝、绿、白、黑各色杂陈。昔时的荣华消散了,包裹了半生故事,压在箱疷,不染尘埃不问世事。那一袭长长的记忆,永在昨日。
徽剧脸谱也颇有特色。传说包拯少小时曾被恶嫂谗谄推入枯井,碰伤额头,故戏剧里他前额上画一粉红色肉包;张飞前额上画有一个大桃,象征桃园结义;魏延印堂画三条反骨,表明他有造反之意。

徽剧有不少三国戏。
除了《长坂坡》,我还看过《水淹七军》《单刀会》。
一个年青年头人演绎关羽:“又听得曹营内,巨细儿郎闹嚷嚷,我也曾过五关来斩六将……”吹唱念拉打,气定神闲如处无人之境。
演《单刀会》是一个平时的皖南梨园子,腊月里,引得四周一两百个村民看客。
徽剧《单刀会》里的关羽,不独是关公,且是活生生的人。退席后,心绪摆荡,一叹再叹:“昏惨惨晚霞收,冷飕飕江风起,急飐飐云帆扯。承管待、承管待,多承谢、多承谢。”
承管待、承管待,多承谢、多承谢。几多情面几多人道在戏台上涟漪啊涟漪。要较真,这些该是化为乌有,却进入了民间记忆。
那是一个雨夜,雨夜的凉与戏里的喧热一路。
那是一个雨夜,徽剧之美与关汉卿元杂剧的美合二为一。
灯笼照亮了夜空,照亮了旧时的亭台楼阁。灯光下,那些大殿恢复往昔的壮美,谯楼的概况映射在地上。夜空中楼影旖旎,灯火将面前的景色与徽州的汗青编织一体。那是辛弃疾《青玉案》里的夜,花千树、星如雨、宝马雕车、一夜鱼龙舞……
雨后的徽州,有一种特有气韵,雨水洗去了一些旧味,又带来了一些沧桑。
路过影影绰绰的古戏台,一个头发斑白的白叟坐在低矮的花坛上,合着拍子,嘴唇嚅嚅而动。


2019年3月10日,合肥
附记:
谈到徽剧,程长庚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是京剧开山祖师也是徽班首脑。
清嘉庆十六年,在丝丝愁怨、淡淡孤寂的冬日景色里,程长庚出生了。冬日苍莽,平生粉墨,当真是人生如戏。
十明年的时候,程长庚随父亲第一次去了北京。从安徽到国都千里迢迢,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他进京时候的所思所想,也许是意气风发又七上八下吧。好在程长庚很快以《文昭关》《战长沙》的表演崭露头角。随后的人生,程长庚在安徽与北京之间几回往返。最后一次进京,接任三庆班班主。这一刻,决意了他生命的光耀绚烂。
程长庚的光耀绚烂不是仕途功与名,而是手眼身法步。
昔时的唱音消散在汗青的烟云中,时人笔记中说他的嗓子穿云裂石,高亢之中又别具沉雄之致。也许是说他的唱腔不花哨,平直舒展。
程长庚喜欢扮英雄俊杰,伍子胥、关羽、岳飞、鲁肃、祢衡。有人见过他登场,声容之美,艺术之精,人莫能及,神采举动也有雍容尔雅气概,前人之脾气、身份,体察入微,俨若真身。大臣则风度端凝,正士则景象严峻,隐者则其貌逸,员外则其神恬,令人油然起仰慕之心。
艺名越来越大,朝廷封程长庚为“精忠庙首”。哪怕给皇帝表演,登台前也正色凛然道:“上呼则奴止,勿罪也。”皇帝大笑,算是应了他。终其平生没有人敢在程长庚唱戏的时候大叫小叫。
清王朝的兴盛顺流而逝,走向山雨欲来之下势。鸦片战争爆发,程长庚义愤填膺,谢却歌台。道光年间,国都杂沓,程长庚忧愤欲绝,闭门传授出了谭鑫培、孙菊仙、汪桂芬、杨月楼等人。
程长庚疏财仗义,伶人凡有贫困者,常救济粮财。同治帝病死,国丧划定住手娱乐及戏剧表演,长达两年零三个月。程长庚倾其所有,施粥赈饥,扶直同业,使得人人熬过难关。艺人感谢活命之恩,为他立长生禄位牌,上书“优人大成至圣先师”。
程长庚平生艺涯长青,晚年仍登台不停,有人不解,他老忠实实回,这是我的职业啊。
据说程长庚老来与孙菊仙争气,连演四本《取南郡》,一日夜唱完全本,劳顿抱病,数月遂卒。为戏而生,也为戏而死,也算是自得其所,不负粉墨。
打目连
打目连即目连戏。
目连戏是公众戏剧,不只安徽独有。
周作人回忆,炎天绍兴城坊村庄醵资演戏禳灾厉,以敬鬼神,并以娱乐。所演之戏有徽班,乱弹高调等内陆班。也演目连戏,言语系道地土话,所着服装皆极简陋陈旧,故俗称衣冠不整为“目连行头”,演戏的工资纯公众,皆非职业的优伶,粗略系水村的农民,也有木匠瓦匠船夫轿夫之流混同个中,暂时组织成班,到了秋风起时,便即闭幕,各做本身的事去了。
周作人不忘目连戏,周树人鲁迅也如斯,小时耳濡目染,后来在文章中一再说起,念念不已。
鲁迅收藏了三种目连戏版本以及一批内有无常画像的书籍。文章中追忆旁观目连戏的情形,笔下女吊过目难忘:“少顷,门幕一掀,她进场了。大红衫子,黑色长背心,,长发蓬松,颈挂两条纸锭,垂头,垂手,曲曲折折地走一个全台……她两肩微耸,四顾,倾听,似惊,似喜,似怒,终于发出哀思的声音……”还有活无常、死有份,勾魂的形象使人心中一凛。
与友人讲话间提到写了《女吊》,大师长神情颇为满意,“把面孔悉数挤成皱纹而笑了”,可贵真情吐露。鲁迅所取目连戏中的样本,极诡异,抵制起义的色彩浓烈。《门外文谈》中说:
借目连的巡行来贯穿很多故事……个中有一段《武松打虎》,甲乙两人,一强一弱,扮着戏玩。先是甲扮武松,乙扮山君,被甲打得要命,乙埋怨他了,甲道:“你是山君,不打,不是给你咬死了?”乙只得要求交换,却又被甲咬得要命,一说怨话,甲便道:“你是武松,不咬,不是给你打死了?”
这是赞扬公共文学的刚健、清爽,未染旧文学的痼疾,与无常、女吊的故事统一脉息。周作人也说目连戏有公众的风趣趣味,与士流之扭捏分歧。

目连戏,是一剧种,或称《目连救母》,也是一剧目。故事源自《盂兰盆经》。目连的母亲青提夫人,家中富有,然小气贪婪成性,趁儿子外出时,天天宰杀牲畜,烹嚼吃喝,无有积德之心。青提夫人身后遭五管镗叉擒去,落了地狱阴曹,受尽吃力刑的惩处。
目连有道心且孝顺,为此落发修行,得了神通,见到地狱中受吃力的母亲,心下大恸。其母生前罪孽深重,不克走出饿鬼道,喂食即化成火炭,不得吞咽。目连无计可施,哀思难忍,祈求于佛。佛陀教他七月十五日建盂兰盆会,借十方僧众法力以超度亡人。青提夫人得以吃饱转入红尘,变为狗。目连又诵咏七天七夜经文,他母亲刚刚离开狗身,进入天堂。故事劝人向善,劝子行孝,更有世界无不是怙恃的隐喻。
目连原名为大目犍连,目犍连是其族姓,因姓立名。佛经里说大目犍连尊者有盖世神通,身世婆罗门,摩揭陀国王舍城外的拘律陀村人。本地拘律陀树非常多,此树有神性。目犍连之母婚后不育,对拘律陀树祷告,居然怀孕了,生下目犍连,也有人叫他拘律陀。
徽州人称目连为傅罗卜,说他是员外傅相之子。后来父子二人双双落发,夫人刘氏在家也同心吃斋念佛,不想破了荤戒,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沦入饿鬼道。傅罗卜见近亲受吃力,心中不忍,在地藏菩萨互助下,常为母送饭。每次牢饭还没到母亲手上,就被沿途众小鬼抢食了。一日,发现山上有种树叶能将白米染成黑饭,味道更好,目连试煮了一次送到地狱,饿鬼见饭呈黑色,认为有毒便没有抢食,刘氏不再空着肚子。故事终局是傅罗卜修成正果,成功救出母亲。
为了褒扬目连一片孝心,皖南徽州一些农村年年做乌饭、吃乌饭,演目连戏,纪念这位孝子。

目连戏充溢鬼神形象和宗教内容,表演场合也渐由纯真的祭奠鬼神扩展到祈福禳灾,驱疫辟邪各个方面。目连戏唱腔属弋阳腔或青阳腔的高腔系统,还有徽州腔,以鼓击节,锣钹伴奏,不消管弦,上寿时则用唢呐,表演时没有固定场地,整个村子都是舞台,也像一场祭奠运动,因地因人因事可随意篡改。当然,戏台上也常饰演目连折子戏。
徽州目连梨园表演多以明郑之珍《新编目连救母惩恶戏文》为母本。
郑之珍是徽州祁门清溪人,《新编目连救母惩恶戏文》刊印于万历十年,三卷一百折。上卷三十二折,写傅相敬佛济贫,得善报而升天。中卷三十四折,写妇刘氏不信佛,得恶报而下地狱。下卷三十四折,写罗卜为救母出离地狱,历尽千辛万吃力,最终超度刘氏升天。三本既可连演,也可零丁表演。
新编目连戏久演不衰,随徽商萍踪流转了泰半个中国,后人赞誉支配三百年来中下社会之人心。郑之珍坟场至今犹存,石阶、石栏、墓碑、坟圈、祭坛、拜石均在,松柏肃穆,村人称为高石公墓。
郑之珍有言:“世事短如春梦,情面薄似秋云。”新编惩恶戏文也是效仿先贤,重申旧时纲常伦理。族人引认为傲,郑氏宗祠叙伦堂有一联:
目连记演不尽奇观趋吉避凶可当春秋悉数;
高石公具如斯卓见惩恶惩恶何如讲述十篇。

传说郑之珍是瞽者,编成目连救母,打动了观音,菩萨慈悲为怀,施佛法使他重见天日。可惜郑之珍写出《僧人下山》《尼姑下山》这两折戏,又心血来潮地加了一段“僧尼相会”的情节,伤风败俗之嫌。公演是日,郑之珍再一次失明。后来目连梨园,演双下山的时候,略去“僧尼相会”这一折。最初是为了郑之珍复明,后来则是一份竭诚的纪念与感怀。
南陵也有目连戏,母本更陈旧,比郑之珍的版本多了五十回,惜今已不存。处所志上说,王阳明和金圣叹曾先后来南陵旁观目连戏表演。阳明师长有高评:“词采不似西厢艳,更比西厢孝义全。”
明清时期,南陵名伶辈出,班社应邀走遍江西、徽太及江淮之间。清代同治时的《江南通志》就有“目连戏伶人多为南陵人”的记载。

目连戏一样在跑猖的戏中拉开序幕。有人装扮五猖登场,手拿铁叉,口喷大火,绕场疾走,铁叉撞击的金属声,急风暴雨般的锣鼓声,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与观众的口哨声呼啼声连成一片,震耳欲聋。
五猖最多则二十五人,分三六九等,上中下三堂,上堂五猖品级最高,中堂五猖是通俗老公民,下堂五猖是泼皮恶棍。五猖之脸有各色:青脸者,东方青帝青五猖;赤脸者,是南方赤帝赤五猖;白脸者,西方白帝白五猖;黑脸者,北方黑帝黑五猖;黄脸者,中央黄帝黄五猖。

打目连起头了。
打是行语,即演的意思。老是听那僧人念佛的声调,时间久了,让人困倦,少不得要到场一些杂耍,如爬杆、盘彩、喷火、翻跟头之类。
打目连有两套功夫最难,盘旗和盘彩,皆作杂技表演。盘旗是在杉木杆上单手单脚趾旗,一连三套动作做完后,人倒身从高上抛下,离地三尺时抱杆而停,稍有失慎就会触地。盘彩是在两根木杆之间用三丈多长的布交错在一路,人在布条上一直翻转,做各类分歧动作。强烈处,将自身一道道卷起,卷至顶端,倏忽翻腾而下。还有一个动作,演员蜷缩着身躯将身体绞紧,然而头脚各套在白绫两头,身体倏忽挺直,绞紧的绫带在空中扭转,睁开后又卷紧。
目连戏最后一幕为驱鬼,这场戏是演员观众互动,全村人一齐进场。手持火炬,大叫小叫,声势赫赫向村外赶去。驱鬼后,行路不得回头,也不克讲话,不然鬼魂附体。

徽州古时,有村人死于横死者,定要演目连戏消灾,驱赶恶鬼。
目连戏曾被当迷信禁查多年。在我知道的有限局限,这是中国现存表演最普遍的宗教戏,是很可注重的。它的艺术魅力,始终盘桓在幽冥之中,让人难以释怀。
目连戏耗时甚久,有村子自薄暮做起,次日天明才毕,费八九小时。据说演全本目连戏要八天七夜,除首尾以外,个中十之七八是演一场场传奇。目连的母亲在地狱里游遍十八阎罗殿,一步一吟,押解的众小鬼甩出铁制飞叉向她背后蓦地刺去。有种越看越怕,越怕越看的诡异感。
目连戏宣扬的是因果报应宗教伦理,演绎的倒是地狱世界众生百态。尤其目连救母时一路所见,趣味粘稠,最为民间所重。
譬如《女吊》,黑沉沉的配乐,听来毛骨悚然。自杀后的女子吊在长竹竿的尾梢,在观众头上赶紧晃动扭转,不少看客面有骇色。也如鲁迅昔时所见,那女子披头披发,一身红衣黑裤,黑色背心,胸前挂两串冥纸。侧着身躯,长发遮脸,倏忽甩过长发,露出头容,只见一脸白粉,血口中伸出长舌唱道:“奴奴本是良家女,将奴卖入北里里。生前受不外王婆气,将奴逼死北里里。啊呀,吃力呀,天哪!将奴逼死北里里。”诉说本身被逼为娼,受鸨儿欺辱,无奈上吊寻死的苦楚出身。虽是看戏,当不得真,仍然感觉心惊胆战,感应可骇。
我看过一折《跳无常》,说无常深夜至荒郊外外打牙祭。有人祭祖上坟,无常眼神欠安,依稀看到供品中有整颗猪首,愉快万分,立时号召无常嫂和儿子阿灵前来共享盛宴。谁知一阵犬吠,觉察猪首是狗头,怒极而骂,尚有所指。一口气足足骂了几十种形形色色狗头,各种世态极尽描摹。
目连打开了地狱之门,舞台上青烟四起,手执钢叉和纸钱的五猖神紧追披发鬼。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台上台下,响成一片。披发鬼从台上跳下来,逃向野外,五猖神紧追不放,观众们举着灯笼火炬,尾随厥后追赶,连绵的火龙,将陈旧的村庄,照得通体透亮。
这一个晚上,村庄和村庄里的男女通宵难眠。
一年目连三年熟,目连梨园表演颇花钱财,但它照样徽州戏台上表演最多的剧种。

明人张烨芳曾有联语说目连戏:
其一
果证幽明,看善善恶恶随形答响,究竟来谁人能逃?
道通日夜,任生生死死换姓移名,下场去时人还在。

其二
装神扮鬼,愚蠢的心下惊惶,怕当真也是如斯。
成佛作祖,伶俐人眼底忽略,临了时还待怎生?

张烨芳的侄子是张长子,《陶庵梦忆》记过其叔目连戏事,盛况豪奢。
演武场搭一个很大的戏台,雇来了徽州旌阳轻捷精悍的伶人和能相扑跌打的三四十个壮汉,演了三天三夜的目连戏。大戏台旁,设置了一百多个小戏台。
戏人在台上表演走绳索、舞绳带,在桌子
梯子上翻腾、翻筋斗、倒立、蹬坛蹬臼、跳绳跳圈、蹿火耍剑。凡是六合神祇、牛头马面、鬼母丧门、夜叉罗刹、锯磨鼎镬、万山寒冰、剑树森罗、铁城血海,像极了吴道子画的《地狱变相图》。
这场目连戏所用的道具破费万钱。放眼望去,灯下鬼色鬼气,观众惴惴不安。戏曲中的套曲,好比《招五方恶鬼》《刘氏逃棚》等曲目,台万人齐声。绍兴府太守认为有海盗突袭进城,骇怪悚惶,差衙官前来侦问。
文章不免有虚妄不实的处所,怕是张长子也不破例,或者因追忆而强调。但奇拔之状犹可见一斑。
张烨芳生性嚣张,好弹筝、蹴鞠、赌钱、唱戏、斗鸡、骑马,更是戏痴,挥金霍银,经常本身袍笏登场。与文人名流谈艺说文,与江湖中人争长论短,各方竞相一见为荣,其门下食客无数。
万历四十三年夏,张烨芳冒雨游山,炎夏时节,冷溪中裸身戏水,乃至两踝抱病,行走酸痛。服药稍有起色。医嘱药有大毒,一囊药百日一疗程,天天只可一份。大夫离去,张烨芳将药一次吃下,毒发不治,年仅三十岁。斯人亦奇如目连戏也。

……本文为节选

作者简介

胡竹峰,1984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书有《雪天的书》《竹简精神》《民国的腔调》等作品。曾获孙犁散文奖双年奖、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奖、林语堂散文奖等。



责任编纂:孔令燕
本期微信编纂:孟小书
图片来自收集

扫描上方二维码收听《现代》有声版


《现代》杂志恭祝读者

新年康乐!


本期微信编纂:于文舲

点击上图即为《现代》40周年礼盒下单链接



点击“阅读原文”订购《现代》开年新刊



自媒体微信号:777n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淘宝20块钱的帆布包也太悦目了吧!一口气买十个!

    哈喽美宝宝们晚上好 你们可爱的鸡宝宝又来啦! 不知道人人平时最常背的包包是哪个 鸡是无论剁手几多个包包 最常背的必然是 帆布包 ! 帆布包真

  2. NO.2 经典人力成本核算剖析

    每到做人力成本的预算时,都邑让HR小伙伴头大。因为这项工作需要财务、买卖多部门配合协作完成:算产值、奖金,展望昔时的营业收入和需要投入

  3. NO.3 一位教师妈妈的心声:家长别把负能量传给孩子,请相信先生的专心良吃力!

    比来, “家庭教育” 这一话题引起了人人的普遍商议。同伙圈撒布的各类段子和文章,让“焦虑”成了家长的集体画像。焦虑的背后其实是无处安放

  4. NO.4 男生有生理回响和爱你没紧要,就像你妈打你,不讲事理...

    相信好多宝宝跟男票在一路的时候 都邑发现一个神奇的生理现象 那就是:发现男票 丁丁勃起 通俗点讲就是: 硬了 (为了协调文明旁观,接下来喵

  5. NO.5 5款超等火爆的手撕面包,好吃不腻,口感松软,看一遍就能学会!

    为防走失、错过出色,请实时 添加星标 哦! 一个专注0根蒂免费学烘焙的平台 微旌旗: bake360 今天分享几款超好吃的手撕面包给人人,无需繁琐的整

  6. NO.6 其实,不到500块的连衣裙就够美了!

    本年的炎天来得太突如其来了吧!一波升温搞得人措手不及。不分南北,北京上海上周末都要破30度了?! Reformation 2019春夏 Kate Dress Urban Outfitters 2

  7. NO.7 紧要通知:如今成就569分以下的高中生,必然要看这篇文章,影响很大!

    高考仅剩2个月,你是否还在 学校 刷 题 、讲题、测验中 无限 轮回…… 这种进修方式下,成就一向没有提拔? 前次测验做错的题,此次依旧会做错

  8. NO.8 来日穿什么?不重样的穿搭style随便选!

    天天穿的都纷歧样 是很有新颖感的一件事情吧~ 穿搭并不是必然让别人去看的事情 分歧style的体验 也是会让本身出门很有动力的吧 女生不高兴的时候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