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浩茫茫 ▏陪她走天涯

自媒体 自媒体

浩浩茫茫 ▏陪她走天涯 (原创文章www.777n.com)


(本文来自www.777n.com)


(原创文章www.777n.com)


浩浩茫茫 ▏陪她走天涯







//
陪她天涯
//


文/浩浩茫茫



(一)原子弹

一九六九年春,陈妖精和他的一帮烂兄烂弟在大院的操场上看露天电影,看的是什么呢?是阿尔巴尼亚的地下游击队,这个电影他们都看了十几遍了,为此他们在圣灯公社猛追湾大队的田野上跑来跑去,在六九信箱,八二信箱,一零六信箱,一零七信箱,成都电讯,四零信箱,曹家巷建工局的露天电影场都看过坝坝电影。因为这是外国电影,有鹰钩鼻子卷卷毛的洋人,还有拥抱亲嘴的镜头,所以他们都觉得比样板戏好看。他们很有聊地跟着电影背台词,当他们正背诵到阿尔塔这样那样,阿尔塔如何如何时,电影突然不演,大灯打开,播发重大新闻。

原来是我国在黑龙江上的珍宝岛开展了自卫反击战,把苏修打得满地找牙。然后广播通知所有人员上街游行,还一人发一支火把。大家拼命喊口号,把苏修痛快地骂了一通,连美帝也陪着被骂了一阵。


一个月后,新闻纪录片出来了,陈妖精特别羡慕珍宝岛的战斗英雄孙玉国啊,孙玉国受到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接见,他在台子上跑来跑去,他和毛主席握了十次手,和林副主席握了十五次手。陈妖精想要是自己能和毛主席握一次手就够了,死一百次都行。可惜啊,他只能握毛主席握过的手的手的手的手了。


和苏联人打架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毛主席准备中国人牺牲三分之二,也就是死四亿人了,因为苏联可能要向中国丢原子弹。于是全国人民开始了防原子弹的教育运动。毛主席说原子弹也是纸老虎,只要会防护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在农村,发现原子弹爆炸时,人就立刻跳进身边的水沟里或者是水潭中,如果是在平野上,就只有立刻卧到,把屁股对着原子弹,双臂护着头就安全了。


不过原子弹一般不会扔到农村的,那样太浪费了,原子弹大多会扔到大城市中。所以成都市要修防空洞,成都的大小院落开始挖防空壕了,革委会也开工修建最大的防空洞,那就是把小皇城的金水河的水抽干,再盖上盖盖,那就可以掩护十万人。就这样干,成都一下子被挖了个千疮百孔。


和苏联人打架的第二个严重后果是苏修可能入侵中国,于是中国要准备打持久战。

一是要修第二个万里长城,大概是在秦岭至淮河一线。

二是要迁都到成都,因为北京离边境太近了,苏联的坦克一个冲锋就冲到了。

三是要把城里的牛鬼蛇神们都下放倒农村去,包括他们的家属,因为他们是不可靠分子,很可能苏修一打进来,他们就当了汉奸,为敌人通风报信,领路当翻译,要知道哦,牛鬼蛇神大多数都会讲外语。


唉唉,这都是小道消息满天飞,屁民关心国家大事瞎猜猜。但有两件事变成真的了,一是为修第二条万里长城全国人民要打战备砖,二是大院里开始下放人到农村去,成份不好,历史上有问题的家庭都要被遣返回老家。


陈妖精的真名叫陈跃进,他很会调皮捣蛋,身边总有一帮打玻璃拆机器下零件的小弟,大人们对他侧目,都叫他陈妖精。但是大家还是比较忍着他,因为他爸是校长,是五七干校的校长。


(二)战备砖

战备砖就是为战争准备的砖,因为要准备打仗,要修大量的战壕掩体碉堡,要修一条贯穿东西的大防御工事,就是所谓的第二长城,所要用的砖太多太多了,于是就需要全民动员,开展一个做战备砖的群众运动。

成都老百姓要做的事情,就是做砖的毛坯,大家叫着打战备砖。因为做砖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家家户户都能做,于是在成都的每一个院落,每一个家庭都开始了打战备砖的工作。当时的口号是一人一天一匹砖。


把粘性强的黄泥块砸成小碎粒,浇上水和成湿度合适的黄泥巴,捧一大砣黄泥,用力掼入一个放在平板上的木框子里,木框子的内部空间就是一匹砖的大小,这木框子叫着砖模子,用手握拳捶打黄泥,让黄泥充满木框子的内部空间。拿一张用钢丝和楠竹片做成的弓把木框子上面多余的黄泥刮掉,翻过来再把另一面刮一下,轻轻抖动木框子,黄泥就与木框子脱离,一块砖坯就做成,放在太阳下面晒干就可以送到砖瓦窑去烧制了。

砖模子和弓子是定制的,由公家统一发放到每家每户,但黄泥获得就不容易。城里面的地下只有黑土,再下面就是砂子鹅卵石,要想得到粘性强的黄土,那就要出城,向龙泉驿方向,川师大那一带的浅丘上去挖取,这可不是个轻松的事啊,来回得有一二十公里,做砖容易挖黄泥巴难。

好在大院派了卡车去拉黄泥,然后倒在篮球场上,再由人们用背兜背,罗筐抬,搬到自家门口。陈妖精自制了轴承平板车,很轻松地就把打砖用的黄泥运回了家。


陈妖精的爸爸到五七干校学毛选去了,妈妈白天上班,晚上大批判,打战备砖的任务就落到了几个娃娃身上。战备砖不是一天一匹的打,和好泥后要一股作气把它打完。


他家户口上四个人,他和两个弟弟,还有妈妈,他爸爸的户口在干校。也就是说他家每月要向上缴纳四个人的战备砖,一口气要打一百二十匹砖。两个弟弟一个六岁,一个八岁,而陈妖精十二岁,所以打砖的任务就落到陈妖精一个人的身上。两个弟弟只能在旁边打酱油,他们负责和泥巴,在浇了水的黄泥上用脚乱踩,踩着踩着就用上手了,后来泥巴就抺到脸上去了,再后来两个弟弟就变成泥猴了。

砖坯要码放在通风向阳地势高的地方,可以日晒不能雨淋。遇到雨天就要给砖坯盖油毛毡,不能被淋湿了,否则砖坯就成了一堆软泥,就只能重新再打,前面的辛辛苦苦就白费了,所以对砖坯也得专心呵护啊。


砖坯晒干了,陈妖精就和弟弟用轴承平板车把砖坯运到篮球场上交,然后又把下一个月要用的黄泥装上车运回家,准备打下一个月的战备砖。


交够了战备砖的家庭才能领到当月的副食品号票,那时候购买东西除了人民币外,还得要票,有固定的粮票,布票,还有不固定的号票,号票零时规定号票的用途,比如几号票买肉,几号票买糖,几号票买菜油等等,还有很多号票啊,什么盐巴票,火柴票,蜂窝煤票,肥皂票,牙膏票,烟票等等。各省有各省的粮票,布票,各市有各市的粮票,号票。各个单位也有饭票,菜票,馒头票,开水票,洗澡票。


外地来成都的人,拿钱还要拿全国粮票才能在饭馆里买到东西吃,有钱没票都有可能饿肚皮。就是有票的人,能买到的物品也是有限的。工人每月三十斤粮,干部二十七斤,小学生十六斤,这些口粮不是全部大米,白面,还要搭配玉米,红苕。猪肉每人每月半斤,菜油每月每人二两,每人每月盐半斤,肥皂半连,牙膏一支,水果糖二两,烟两包,蜂窝煤三十个。物资供应紧张时,有钱有票还要早早地去排队,否则也买不到东西。

为此家家户户都积极地打战备砖,打战备砖的运动开展得热火朝天。


(三) 站大树

妈妈对陈妖精讲,让他去跟张阿莉家打战备砖,张阿莉的爸爸被送到五七干校学毛选去了,她妈妈又有病,她家没有战备砖交,有一个月没有领到号票,弄得张阿莉到处找人借火柴。

妈妈和张阿莉的妈妈是好朋友,张阿莉的爸爸曾经是陈妖精爸爸的上级,现在在五七干校陈妖精的爸爸却要管制张阿莉的爸爸。

陈妖精有些不愿意,因为自己打一百二十匹砖已经很累了,如果再给张阿莉家打战备砖,就要多打六十匹砖,每月就是一百八十匹砖啊。

妈妈拿出一张照片,让陈妖精看,那是陈妖精和张阿莉的合影相片,两个人穿着机关幼儿园的白围裙坐在一起,只有两岁大,正是灾荒年辰。那是在幼儿园吃午饭的时候,张阿莉的妈妈发现一屋的小孩都在哭,只有陈妖精一个人在笑,觉得很有趣,就把他们两个拉出来照了这张相片。其实陈妖精当时也饿得想哭,只是他的长相让人看不出来。

他是单眼皮,而且眼角向上翘,叫做丹凤眼,他的嘴也大,嘴角也向上翘的。一眼看来,陈妖精总是眯着眼睛在笑啊。

张阿莉一张圆圆的脸蛋,两个大大的黑眼珠,小小的嘴巴,还有两个酒窝,让人最有印象的是她那对又黑又浓的眉毛,还有长长的睫毛,简直就是一个洋娃娃。

大人们都说这张照片照得好,并开玩笑说打儿女亲家,甚至说这是他们两个的订婚照。

妈妈现在对陈妖精说,现在你要对她负责任哦。并且对他说,不能白天去帮她家打战备砖,只能天黑去。因为她爸爸有历史问题,要注意影响。


陈妖精没有听妈妈的话,到张阿莉家去打战备砖,他在自己家里多打了六十匹砖,趁着天黑用平板车给张阿莉家送去,并码放在她家门口。张阿莉很感谢陈妖精,让他进屋里,给他打了盆洗脸水,在水里还洒了点花露水,让陈妖精擦擦身子。张阿莉的妈妈拿出一个糖盒子,叫陈妖精吃糖,糖盒子里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大白兔奶糖。

陈妖精剥开一颗大白兔,里面没有糖,只是一节小木棍,再剥一个也是小木棍,所有的都是小木棍。张阿莉哭了,她说妈妈是被吓病的,已经很久了。

陈妖精安慰张阿莉,叫她放心,以后的战备砖包在他身上,确保她家领到号票。张阿莉默默地流泪,她面对的困难岂止是号票问题啊。

陈妖精又转回来了,他发现张阿莉的家门口放了一瓶菜油,他想是张阿莉家的,她忘记拿回去了。

张阿莉打开门,看见一瓶菜油伸进来,吓得啊的一声大叫。她叫陈妖精把菜油瓶扔了,陈妖精才舍不得扔啊,菜油是个好东西。张阿莉讲菜油不是她家的,是工宣队赵副队长送过来的,陈妖精说这是好事啊,张阿莉讲,赵副队长要妈妈跟他去站大树啊,陈妖精说有菜油送,当然可以去站啊,张阿莉讲她妈坚决不去站大树,陈妖精说让他替她妈去站大树,反正菜油是不能浪费了。

陈妖精想只要有菜油送,叫他到哪里去站大树都可以。他还想如果赵副队长给他家发菜油的话,他就带上两个弟弟一起跟赵副队长站大树,到时候让赵副队长发三瓶菜油。


(四)还是文斗好

张阿莉告诉陈妖精,她妈妈就是被赵副队长吓病的,赵副队长让她妈妈跟爸爸划清界线,并且要听他的话,还要她妈妈去跟他站大树,

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做,就要把她们遣送回老家。

陈妖精说这就更好了,遣送回老家就是遣送到上海去呀,就有大白兔奶糖吃哦。在斗争张阿莉爸爸的批判大会上,陈妖精才知道张阿莉的爷爷是上海市的大资本家呀。

张阿莉讲,要遣送回去的不是爷爷的老家,而是她公公的老家,在北川县的一个大山里,她公公可是大山里的一个老农民。

张阿莉告诉陈妖精,赵副队长就站在离她家不远的一棵黄角树下,能够观察到她家的一举一动,所以她很害怕,不敢开窗子。陈妖精从窗子向大树望去,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在那里晃动。

陈妖精从张阿莉的态度看出,她不愿意赵副队长像鬼影子一样在大树下游荡,所以他不仅要为张阿莉取得号票,他还要把赵副队长从大树下赶走。


赵副队长在黄角树下都站了一个月,他耐心地等待张阿莉的妈妈与她老公划清界线,然后和他站在同一条革命战线。他是真正的贫下中农出身,资格的红五类,响当当的造反派,张工程师有什么好,一个臭老九,历史反革命。他坚信张阿莉的妈妈最终会想明白,转变观点,投入到他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怀抱中。

但是他也有点不自信,他都给张家送三瓶油了,可是那女人也没有到大树下来感谢他一声。看在她也是纯贫下中农出身的份上,他在尽力拯救她,他已经把遣送她家的文件压下了两次,如果她还是那么顽固不化,那他就不再保护她了,只好把她赶回大山里去。


最近赵副队长有些不顺,先是赵副队长在黄角树下,把树下踩了一个大洞,并踩了两脚大粪。后来在去黄角树的途中被弹弓的弹丸击中头部,额头上长了一个大青包。再后来在他趁夜出家门时,被一根绊马索绊了一个大跟头,摔伤了手臂。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停止他站大树的脚步,也没有减轻他要拯救阶级姐妹的热情。

终于有一天,赵副队长家的河东狮被激怒了,她收到了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纸条。于是她跟踪了赵副队长,发现有N个女人投入到了赵副队长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怀抱,河东狮大吵大闹,并一脚把赵副队长的下身踢爆了。

那N个女人也很倒霉,说是勾引腐蚀了革命领导,被当破鞋游了街。

陈妖精想,还是张妈妈不去站大树是正确的啊,那N个女人都和赵副队长站过大树,才遭此大侮辱。他庆幸自己没有去跟赵副队长站大树,不然的话也会被剃了阴阳头,脖子上挂了双破鞋,胸口上挂块牌子,跟着那N个女人去逛大街,那就太丢脸了。


大人们的思维让陈妖精搞不懂,下身都被踢爆了,却是人民内部矛盾。弹弓把头打了个包,却是敌我矛盾,是阶级报复,天天叫喊要抓阶级敌人。

这事也让陈妖精感到有文化是很重要的,读书不是无用的,难怪大人们整天总是说要文斗不要武斗。

反正这一下子张阿莉家不再受到骚扰了,也没有人需要站大树了。


(五)挖城墙

学校开了大会,动员大家打战备砖,也是每人每天一匹砖。四年级以上的班级都要参加。

陈妖精很高兴啊,因为打砖可以不背书了,什么红宝书,老三篇,五篇哲学著作,特别是可以不背毛选了,这个毛选不好背啊,如果背错了就会出大问题,有人因为背错了毛选就背成了反革命。

老师可高兴不起来了,陈妖精的班主任算了一下账,她班上有五十个学生,一个月要打一千五百匹砖,这可是个艰巨的政治任务啊。先不说这砖怎么做,就是做这一千五百匹砖的黄泥巴从何处弄来就是个大难题。学校可不像工厂,可以用汽车去运黄土,学校连架架车都莫得一辆。总不可以让这些十一二岁的娃娃,拿着罗筐,扁担,锄头,走一二十里路到城外去挖黄泥巴吧。

办法总是能够想出来的,困难是难不倒臭老九的。经过班主任的考查,她发现学校面朝小关庙,背靠府南河,在学校与府南河之间有很大一片菜地,而菜地里有黄泥。


那时的府南河没有修河堤,是生态的河岸,河水清亮,有打鱼船划过,河边的石阶上,有妇女洗菜洗衣。

从河边往城里走要上一道高坎,这道坎有十米高,宽有二十多米。从河边到高坎是黑色的沙土,但高坎上全是黄泥。

这高坎很长很长,从二号桥到一号桥,再到北门大桥,以及渣滓坝一带都是。现在高坎上有的地方已经修了住房,有的地方种上了菜,还有的地方是荒置的,供小朋友们当山爬,打泥巴仗。

班主任发动学生,找来了罗筐,锄头,铁铲。并从本班学生王学忠的父亲的单位借来三辆车,是架架车哈,王学忠的父亲是搬运队的工人哦。

班主任找到学校的工宣队,把自己的发现告诉的领导,把班里要向高坎取黄泥请示了上级。校领导对班主任的发现高度重视,就像一个金矿被发现让领导们眼睛一亮。因为取黄泥巴不是一个班的难题,是整个学校的难题,甚至是城市的难题。

现在高坎上有住房,有菜地,取黄泥也不是想挖就能挖的。于是学校又向上级部门请示,一直请示到革委会。革委会发现这道高坎是成都老城墙的遗址。


据考查成都解放前是被城墙包围的,只有几个城门出入,北门,通惠门,西门,南门,新南门,东门,武成门。解放后,政府为了交通方便就把城门洞拆除,拓宽了马路。为了更加方便交通,又在城墙上开了几个口子,修了一号桥,二号桥等。

那时有单位的人,由单位分配住房,没有单位的人就只有自己建房,这些没单位的人都是些做小买卖的,他们就地取材,把城墙的砖扒了下来,垒成住房,当时政府也没有管理,很快城墙的砖就被取光了,在城墙内外变成了一串溜的灰色房屋。


城墙没有了砖,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就像一个犀利哥哥打了个光胴胴躺在地上,确实不那么好看。于是人们在高坎上种上了菜,把城墙变绿了。


能不能挖墙取土,人们还是有点犹豫,大家得找个理论依据,很快就有了理由,一是这城墙是封建社会的产物,应该彻底铲除。二是成都的小皇城都被拆了,修建了万岁展览馆。这个旧城墙就更可以挖了,因为敢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建设一个新世界嘛。

所以陈妖精他们在班主任的带领下,理直气壮地来到学校后面的城墙根下,开始挖墙取土了。紧接着附近的市民也来挖墙取土,因为他们也要打战备砖,也要用砖来换取副食品号票。


在成都北校场住着一拨强人,他们把成都的老城墙当成自家的院墙。市民们想要到他们那里去扒砖取土,受到他们阻挡,他们不仅不准市民们动城墙的一砖一草,甚至不准市民靠近他们院墙半步。这让他们的左邻右舍多受了一些苦,他们的邻居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去挖城墙了,这批人比造反兵团还要歪,革委会也要让着他们三分,因为这些人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他们的大门口挂的是8424部队司令部的牌子。

正是由于这伙人的阻挡,才使得成都市的文化大革命不够彻底,才使得几十年后的成都人还能在北较场西路上,看到成都封建社会的遗迹,一段成都的老城墙,而其他的城墙都被成都市人民们打成了战备砖。


(六)王学忠英雄

成都的老城墙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市民们罗筐,背兜齐上阵,背扛肩挑把这宝贝的黄泥搬回家,唯恐黄泥不够挖呀,把城墙根挖得到处是坑洞。这是自发的群众运动,没有人领导,也没有人组织管理,任凭大家隨心所欲。

不过学校还是有组织的,为了尽量多的获取黄泥,学校把六年级的男学生组织起来,搞劳动竞赛。陈妖精成了班上的运输队长,而王学忠担任班上的挖掘队长。王学忠带领一伙人挖泥巴,陈妖精拉架架车的中杠运泥巴。市民们是用多少挖多少,而学校的战略是先挖泥后打砖,很快学校的操场上堆起一座黄泥巴大土堆,同学们夸张的称之为泥巴山。


正当王学忠那伙人挖得起劲的时候,陈妖精刚刚把黄泥巴拉走时,王学忠所在的那个坑洞垮塌了,把王学忠那伙人给埋了。陈妖精转过身来不见了王队长,只见倒塌的墙泥。

大人纷纷跑过来救人,学生们一个个被挖出来,因为王学忠被埋在最里面,所以他没有被抢救过来,他死了,但老师不准说他死了,要说他牺牲了。

学校为王学忠开了追悼会,学校操场摆满了花圈,一千多名学生戴了白花,特别是泥巴山上立了一块牌子,大书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主席台上横着写王学忠同学追悼会,左边竖着写远学刘文学,右边竖着写近学王学忠。

刘文学是当时全国出名的少年大英雄,他看到一个人在生产队的地里偷辣椒,他就拼命叫喊,那个偷辣椒的人就把他掐死了,他就因为保卫生产队的辣椒成了英雄。王学忠能与刘文学齐名,那王学忠也是少年大英雄了。王学忠是为打战备砖而去挖泥巴,被城墙圧死了,所以他也是英雄,也是烈士。


在声声哀乐中,一辆伏尔加牌小轿车把王学忠的家人接到学校,坐上主席台。王学忠的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妹妹,还有一个小娃娃抱在妈妈的怀里,不知是男是女。

学校校长讲话,王学忠同学是为保卫祖国而死的,死得其所,死得重于泰山,他像张思德一样是英雄,是为人民服务的好榜样。学校因为有王学忠这样的英雄而感到荣耀和自豪。

班主任发言了,她说王学忠是个好学生,是毛主席的好姟子,在平时尽做好人好事,她还找到了王学忠的遗物,王学忠日记。并且宣读了几段,王学忠在马路上捡到了五元钱,拾金不昧啊,交给了警察叔叔。还扶老爷爷过马路,帮工人叔叔推车,他还不怕脏不怕累主动扫学校的厕所……最重的是他能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他学了愚公移山这篇文章,觉得自己就是愚公了,自己虽然挖的是城墙,但是挖的是苏修和美帝这两座大山......。

班主任也为班上出了个英雄感到光荣,为自己能教出这样的学生感到骄傲。


王学忠的爸爸发言,他拿了发言稿看了一阵,可能是不认识上面的字,就把稿纸放在桌子上,抬头即兴讲话。他说同志们我的儿,在挖泥巴的战斗中英勇地牺性了,这都是苏修和美帝犯下的罪行。在与苏修和美帝的战斗中,我们就是要不怕牺牲。王大死了,我还有王二,王三,王四。王爸爸从女人怀里抓过小孩举过头顶,台下的人以为他要把娃娃扔下来,吓得都做了一个接抱的动作,他却讲我们要继承王大的遗志,继续挖泥巴。王二挖没了就让王三挖,王三没了我还有王四。他又把娃娃举过头顶,下面的人又做接抱动作,他接着说,我们要子子孙孙挖下去,,直到把五星红旗插遍全世界。

王爸爸接着说,同志们我的儿,在挖泥巴的战斗中英勇地牺牲了,他生得伟大,死得光荣。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把战备砖继续打下去,把文化大革命继续搞下去。让伟大领袖毛主席放心,让祖国放心。他把娃娃又举过头,下面的人又做接抱动作,他把孩子扔给了妈妈。

他爬在桌子上,用力捶打桌面,喊道同志们啊我的儿……,放声大哭起来,王妈妈也跟着哭喊起来,王二,王三,也开始哭了,婴儿也叫了,最后台下的小朋友们也呜呜了……。


伏尔加小骄车把王学忠的家人送走了,据后来王二讲,他们被送到芙蓉餐厅去打了盘牙祭,然后捧着王学忠的骨灰盒和学校发的英雄的奖状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王二没有继承哥哥的遗志,他太小了。陈妖精继承了王学忠的遗志,因为陈妖精成了班上的挖掘队队长。陈妖精也想当英雄啊,当英雄真好啊,原来王学忠和陈妖精是班上的调皮鬼,被班主任斥为城皇庙的鼓捶一对,现在王学忠一跃成为毛主席的好孩子了,陈妖精也想做毛主席的好孩子。

当英雄真好啊,可以让老师帮着写日记,还要让同学们像读雷锋日记一样读陈妖精日记。当英雄真好啊,一当了英雄,全家光荣,坐小骄车,打牙祭,从头到脚都是香的了。只是当英雄不要死就好了,最好当个活着的英雄,陈妖精怕死,可是怕死就当不成英雄。

陈妖精真的当不成英雄了,上级部门来了通知,今后学校停止打战备砖,学校继续学工学农学军,继续批判资产阶级。


(七)成都李向阳

有一个人不怕死,也想当英雄,但是他好想不听毛主席的话,没有做毛主席的好孩子,所以他就当不成英雄,他做成了成都有名的大匪。因为他的相貌很像电影平原枪声的主角李向阳,他就自称为李向阳了,大家都叫他成都李向阳。

他最初还是听毛主席的话,十八岁就参加了红卫兵,举着造反有理的大旗,干了打砸抢的事情。后来又参加了武斗,高喊保卫毛主席的口号,打遍成都,重庆,泸州。在他打架打得正酣皮的时候,毛主席喊大家不准武斗了,把枪都交了,都到农村去当知青,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他就不听毛主席的话了,他把武器藏了起来,到西昌大山少不了偷鸡摸狗丰收舞,还跟彝胞打了几架,实在是呆不下去,就跑回了成都。

由于没有工作,他就在成都的各个自由市场当了串串,今天弄一书包米去卖,明天整只鸡去卖,通过投机倒把讨生活。但是那时投机倒把是犯罪的,所以他也被当地的革命群众专政小组撵得东躲西藏,他就在一号桥,二仙桥,青龙场一带与群专组打游击。

群专组就是革命群众专政小组的简称哈,那时候警察叔叔都被喊到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去读毛选去了,群专组就肩负了警察叔叔的职责,还有近似现在的城管的职责。

有时候他被群专组抓了现行,为了减轻经济损失,成都李向阳就和群专组打架,把被没收的财物抢回来。成都李向阳练过武术,特别是他的扫堂脚很是霸道,一腿下去打倒三四个群专。但是这么一打,就把人民内部矛盾打成了敌我矛盾,成都李向阳就成了革命群众要专政的对象。


成都李向阳逃到金堂躲避抓捕,但是他却有了崇拜者,他收了小弟,当起了大哥。他有两个铁杆保镖,一个叫猴子,一个叫胖娃。成都李向阳悄悄地把他藏起来的武器挖出来,就和他的兄弟们操起了黑社会。

成都李向阳走在广汉县万福公社乡场的街上,他左手边是胖娃,抱了一床灯草席,他右手边是猴子,背一个写有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的军用挎包。他们进了乡场上的一家饭馆,酒足饭饱后。胖娃把灯草席展开,里面卷了一杆三八大盖步枪,胖娃把步枪放在八仙桌的中间,猴子从挎包里摸出两个地瓜手榴弹,在枪托的两边一边放一个。成都李向阳就大喊一声,老板收钱。老板过来一看这枪和蛋,吓得两腿发抖,那里还敢收这个饭钱。

在双流太平公社的乡场上,正是赶场天,人来人往,农民们拿着农副产品到市场上买卖。成都李向阳三人行站在市场中央,胖娃把灯草席子慢慢展开,露出那杆三八步枪,他把枪递给成都李向阳,胖娃,猴子一人手里拿了个地瓜手榴弹,他们大喊三声李向阳回来了,人们以为他们在整行为艺术,没有理他们。成都李向阳就朝天放了一枪,把大家吓呆了,胖娃,猴子把地瓜手榴弹向人群扔去。人们哇的叫起来,四散逃命,成都李向阳三人就把农民们扔下的鸡,鸭,鱼,蛋统统收拾打包,背回家去了,还有那只冒烟不爆炸的地瓜手榴弹。


(八)全城戒严

成都李向阳的人马在扩大,他身边有了八大金刚,他也不满足在郊县里乡场上小打小闹,他向成都市进军了。进城前他先给成都军区警备司令部打电话,尊称警备司令为松井大队长,明天李向阳要进城了。

警备司令收到报告,城东张三峰的无线电收音机被李向阳抢了,城西李四明的上海牌手表被李向阳抢走了,在城南赵一满被李向阳抢走了凤凰牌自行车,城北王二妈家中的敦煌牌缝纫机被李向阳抬走了。在锦江宾馆的锦江边,一个窝尔巴尼亚的大鼻子的海鸥牌照相机被抢了,抢匪还向大鼻子宣布此次事件由李向阳负责,这极大地损坏了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形象。


那时候一个人要结婚,必须要办齐三转一响,三转是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一响是半导体收音机。这是一个家庭的主要财产,每样东西都是一百二十元,四个一百二加起来也就四百八十元。

为了这三转一响。有的人要省吃减用好几年,天天都吃泡菜,家里面的泡菜坛子都有七八个,好比如今小年轻为了买个苹果手机,天天吃泡面哟。被李向阳抢了简直就是让他倾家荡产啊,所以人们咬牙切齿地骂砍脑壳的李向阳。


警备司令部派出了军队全城抓捕,但是成都李向阳屡屡漏网。对公判反革命的大会,他居然叫喊要去劫法场。后子门的人民银行也被抢了,还开枪打死了人。最气人的是警备司令部的茅司板板上都写上了李向阳到此一屙。


为了抓住李向阳,全成都开始戒严,白天由警备司令部派出军队在主要的道路设卡,盘查一切可疑人员,并派出巡逻队昼夜执勤。夜晚里有无数五六十岁睡不着觉的群专大叔大妈分布在街巷院落,负责蹲守,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敲锣打鼓,接着整个城市都响起来,人人都警醒了,全城人民都在高喊逮到李向阳,害得成都李向阳没得地方下手。有时候一晚上要敲响三四次,整得白天人们在大批判的时候都在打瞌睡。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大院的杨大爷看到府青路上有三个人在鬼鬼祟祟,他就拼命的敲钟,杨大爷的钟是吊在树上的一节钢管。大院里的人就立刻响起来,有的人敲水桶,有的人敲铁锅,陈妖精敲的是搪瓷脸盆。

很快对面曹家巷响起来了,四零信箱响起来了,成都电讯还拉响了警报器,整个东郊响成了一遍。

陈妖精敲着脸盘冲出了家门,他想看一下成都李向阳长什么样儿,是不是青面獠牙,三头六臂。这个公众人物,已经被妖魔化了,可以用来治小儿夜啼。小娃娃夜里发横,大人就说李向阳来了,小娃娃就吓得不敢哭了。


陈妖精没有看到李向阳,但是他却遭到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因为他太激动,拼命地敲打,把搪瓷脸盆的搪瓷都敲掉了,露出黑乎乎的铁皮。这让妖精妈妈大怒,这是家里唯一的一口搪瓷脸盆,一家人都用它来洗脸,因此妖精妈妈决定扣发陈妖精一年的零花钱。本来陈妖精每月有五毛的零花钱,一年就是六元钱啊。这相当于间接被李向阳抢劫了,所以他也跟着大人们喊挨千刀的李向阳。


(九)黑心砖

全城的砖坯都拉到一个地方去烧制,那个烧砖的地方叫三瓦窑,三瓦窑现在应该改名了,因为烧的是砖所以应该叫三砖窑,又因为要烧的砖太多,就搞了扩建,修成了十座窑,所以三瓦窑那个地方就应该叫十砖窑了。

砖出窑的那一天,十砖窑那里很热闹,搞了一个庆功典礼,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轰鸣,相关领导出席了大会,向伟大领袖毛主席献礼。一百多辆解放牌大卡车拉着烧得红彤彤的战备砖浩浩荡荡奔向秦岭山脉。

战备砖开始供应成都市的各大防空工程,那满载战备砖的卡车开进工地的时候,工地上有一大坑,汽车在此颠簸了一下,有一些砖摔下来。夹道欢迎的人们发现,摔坏的砖表面是红的,内心是黑的。


阶级斗争武装了头脑的人们发现了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他们把矛头指向十砖窑的工程师,并立即人肉出他是个漏网地主,因此才要烧出这黑心砖,这是有意的破坏行动,胆敢把向毛主席献红心的砖烧成黑心砖,这是对无产阶级发起的进攻。

工程师很冤枉,他辩解道一是任务重,时间紧,烧砖的时间少了一些,这才只能把表面烧红。二是烧砖的煤炭不够用,要节约,所以就烧不过心,砖的心才有点黑。革命的群众根本不听这个漏网地主的解释,很快就把工程师打成了反革命,抓去关起。

窑厂换了个祖宗十八代都是贫下中农的人来烧砖,这个人只是一个砖厂的工人,他的技术实在是太烂了,他不仅烧不出红心砖,他连黑心砖也烧不出来。他烧出的是半边红半边黑的砖,或者是一砣红一砣黑的花砖。

这个烧花砖的工人师傅,由于家里的煤炭不够烧,就叫家里的小孩到砖窑来捡二炭。所谓二炭就是在烧过了的煤渣中还有一些没有燃烧完全的炭粒,这炭粒就叫二炭,拣回家去可以用来烧水煮饭。

每当他家小孩来到砖窑时,他就把正在燃烧的煤炭从窑灶里钩出来,泼水熄灭,用铲子敲碎,然后和着煤渣一起运到炭渣场。花师傅的六个娃娃一齐冲上来,围着老爸给他们送来的煤渣一阵猛刨,把二炭捡得精光。这让其他捡二炭的小朋友很羡慕,因为这六个娃娃每次都可以捡一大背篼二炭回家,谁让他们有一个烧砖的爹呢。

虽然花师傅多次被人举报,但是居然没有人来处理这事,一是他的出生太好了,根正苖红,得罪不起。二是他到如今还是跟他的祖宗一样贫穷。三是他总是扬言哪个人敢来整他,他就一家八口人都到他家去讨饭吃。


陈妖精发现篮球场上的战备砖越堆越多,也许是砖窑确实生产能力有限,不能一下子把成都人民打的战备砖都烧出来。还有现在煤炭供应很紧张,发生了居民有煤票排长队都买不到煤的状况,而烧战备砖需要大量的煤炭啊。

陈妖精还发现,篮球场上的战备砖基本上就没有人管了。于是陈妖精半夜三更把两个弟弟叫起来,拉着他们的滑轮车到篮球场去把战备砖偷回家来。等天亮了,又拉到篮球场去交给居委会的王大妈,然后领取下个月的供应号票。

陈妖精不打战备砖了,他成了砖的搬运工,初一把砖搬回家,十五又把砖搬到篮球场换取号票。后来许多小朋友都来搬砖,大家戏称这是周剥皮半夜三更来偷砖。王大妈装着不知道,只要搬砖是在夜幕下进行她就不管。

再后来,砖一直没有拉走,大家也不搬砖了,在篮球场上指认一堆砖是自家的,做上记号,就可以领取号票。后来的后来,小道消息出来的,讲毛主席不知道打战备砖这事。再后来的后来,天上下了几场暴雨,战备砖变成了一堆烂泥。半年后大院派十辆卡车把烂泥运走,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十)借芒果

陈妖精很生气,因为张阿莉找到陈妖精,她向他告别,她和妈妈被下放回老家了,户口已经下了,粮本也被没收了,领不到号票了,在城里已经呆不下去了,革委会勒令她们一个月内搬走。

陈妖精问张妈妈怎么样,张阿莉讲她很高兴啊,天天说她可以看爸爸和妈妈去了。可是张阿莉的外公外婆早就死了,老家只有一个舅舅在修补地球。

陈妖精心中有一种心酸,陈妖精真不愿意张阿莉离开,他虽然帮张阿莉解决了领号票问题,解决了站大树的问题,但在张阿莉离开成都的事情上他没法帮忙,他显得无能为力,他是生自己的气啊。

张阿莉讲在离开前,她想去看看她爸爸,向他告别。陈妖精也有同感,他也想爸爸了,他们的爸爸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家了。


陈妖精决定和张阿莉去五七干校看爸爸。陈妖精只听爸爸讲过,五七干校在洪河公社那边,具体在什么位置他也不清楚,反正离成都不是很远。

虽然五七干校离成都不远,但陈妖精还是不想坐十一号汽车去,特别是有张阿莉在一起,他决定要豪华一把。他看中了看门的杨大爷的货运三轮车,这是杨大爷每天早上打扫院子,运送垃圾的专用车。

另外因为有张阿莉他决定要奢侈一下,因为她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要对她好一点。为了这个,陈妖精要去冒一趟险。

陈妖精决定借用一下工宣队的芒果,因为院子里的小朋友们很想看一下芒果,包括杨大爷。迎芒果那天人太多,小朋友被大人们挡在外面看不到,杨大爷因为在朝鲜战场上被美军俘虏过的历史问题不能参加迎芒果。但是他们都想看一下毛主席送给工宣队的芒果是什么样儿。

工宣队的芒果就放在赵副队长的办公室内,赵副队长现在长期住医院,他的办公室的窗子没有关好。陈妖精从窗子进到屋内,他看到赵副队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毛主席的半身石膏像,还有用玻璃盒子罩着的芒果。

陈妖精向毛主席座像鞠了三个躬,口中念道敬爱的毛主席啊,我这不是偷啊,我是借啊,用完了我就还回来。

陈妖精把芒果放在家里毛主席画像下面的平柜上供起来,他第一个让杨大爷看了芒果,看得杨大爷眼泪直流,当陈妖精提出要借用一下他的三轮车,他就满口答应了,也不问一下用来干什么。

小朋友们也看到了这神秘的芒果,他们不停地问妖精哥哥可以吃不,陈妖精说不能吃,谁吃谁是反革命。这让小朋友很失望,不能吃还叫什么果子喃?但是他们还是掏出他们的零花钱献了忠心。陈妖精早就把芒果研究了一番,这个芒果是塑料做的,吃到肚里是会收命的,世界上有放上一年半载都不烂的果子吗?

陈妖精把三轮车认真地清洗一番,找了几块木板放在车箱上捆牢,找了一张塑料布用图钉钉在木板上,做成一张供人乘坐的椅子。

车上放一个竹篮,里面有从机关食堂用四两饭票两分菜票两张馒头票买的两个白面馒头,在曹家巷面饼摊上用一毛六分钱买的两个红糖锅魁 ,到红星路糖果店用一毛六分钱买的两瓶汽水,去北门大桥烧卤店用一毛六分钱买的两个卤兔儿脑壳。这就是陈妖精能够准备的豪华午餐了。


(十一)茉莉花香

清晨,天刚麻麻亮,陈妖精骑着三轮车,载着张阿莉悄悄地出了机关大院。他们沿红星路到新南门,从新南门到九眼桥,从九眼桥到沙河堡,从沙河堡到四川师范。这一路都是平地,骑行很轻松,张阿莉静静地坐在车上,把沿途的景色仔细收览,她要离开这个城市了,这才发现成都是很美好的啊,还真舍不得离开,可惜以前都没有认真地看一眼,以后还能再看到吗?

他们在望江公园的对岸停留了一阵子,清晨的锦江水从九眼桥哗哗的倾泻下来,水面上泛起薄薄的烟雾。公园里尽栽翠竹,水岸边遍插杨柳,古老的望江楼高耸于万绿丛中。

张阿莉的爸爸给她讲过,很久很久以前,是中国唐朝的时代,有一个美女就坐在望江楼上弹琴写诗,她用笔蘸着锦江水在薛涛笺上写下,笺笺笺笺笺笺泪,满满满满满满情。

过了四川师范就要沿着老成渝公路向龙泉驿方向前行,这就进入了浅丘地带,公路起起伏伏,骑行困难倍增,一会儿是缓慢上坡,一会儿是下坡疾驶。

下坡的时候,张阿莉站在陈妖精的身后,张开臂膀,让风儿吹乱她的头发,尽情尖叫,她有一种飞翔的感觉。爬坡的时候,张阿莉就要下车,帮着陈妖精推车。少男少女努力把车推上坡顶,接着又来一次飞翔。

到了洪河公社的地界,他们离开了老成渝公路,拐入一条机耕道,这是通向公社机关驻地的黄土路。他们一路打听五七干校的地址,可是当地的农人都不知道有五七干校,只晓得有劳改队。

张阿莉见爸爸是要爸爸告诉她,今后应该怎么面对未来的生活,她需要大人的指导,她需要大人的鼓励。陈妖精见爸爸是要他爸爸想办法,帮助张阿莉的家,让她留下来,不离开成都。可是他们的爸爸都到哪里去了?


两个人在坚持不懈地寻找,他们逢人就问,但是他们遇到的人很少,人们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他们在绵延的起伏的大地上游荡,他们沿着黄土路前行,一直走到这路的尽头。

路的尽头在一个小山顶上,在山顶他们眼前展现出一个巨大的缓坡,向下望去有几公里远,再往前去就是大山了。龙泉山脉横亘在成都平原上,阻断了东去的道路,人们到重庆去就要靠盘山公路来翻越。

就在这个望不到边的大下坡上,栽满了绿油油的灌木,灌木丛中开满了白色的小花朵,轻风阵阵,花香袭人。在两个小孩子眼里,这就是花的海洋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风景,这让他们陶醉,也让他们疯颠,他们在花地里奔跑,他们在花丛中呼喊。

张阿莉摘了一大捧花枝抱在怀里,陈妖精用花枝编了个花环给张阿莉戴在头上。张阿莉问陈妖精这是什么花儿,陈妖精摇摇头,他是第一次见到这花儿。张阿莉告诉他,这是茉莉花。

两个小孩子不知道他们闯入的是成都市茶叶厂的茉莉花种植场。当时成都的茶叶产品很单一,就只有茉莉花茶。茶叶是从青城山采摘下来的,在成都用茉莉花来熏制。茉莉花要熏三次,第一次熏出来的茶叶叫一级花茶,茶里没有一点茉莉花,只有浓郁的茉莉花香。第二次熏出来的茶叶叫二级花茶,要混入一点茉莉花。第三次熏出来的茶叶叫三级花茶,把所有的茉莉花都混进去,茶里就有了许多的茉莉花。

一级茉莉花茶地成都市面上不见踪影,不知道运到哪儿去了。二级茉莉花茶在商场里偶尔有售,但价格太贵,市民们买不起。广大的市民主要消费的是三级茉莉花茶,不论是在家里,还是街头巷尾的茶馆里,大家都是喝三级茉莉花茶。大家称这三级茉莉花茶为三花,人们进茶馆都亲切地喊到,小二泡碗三花。

两个小人站在花海里,面对龙泉山呼喊,爸爸,我们来看你了,你在哪里啊。爸爸,你出来啊,我们想你。回答他们的只有阵阵风涛声,他们两个很绝望,甚至有些怨气,他们的爸爸躲在这么好的地方读毛选,家不要了,娃娃也不管了。

在他们离开前,张阿莉唱了一首歌,她希望爸爸听到这歌声就会走出来找到他们。张阿莉的妈妈虽然有病,但却教会了女儿唱歌,女儿的歌声犹如天使吟唱。

陈妖精被这歌声惊呆了,他从来没有听到这样的歌,他觉得这歌儿比东方红好听十倍啊,只是他听不懂歌词。因为张阿莉是用上海话唱出来的。

陈妖精问张阿莉唱的是什么歌,她讲是茉莉花。妈妈给她说过,茉莉花这首歌曲是我们汉民族歌曲的灵魂。张阿莉又用普通话唱了茉莉花这首歌。

虽无音乐却有如天籁,歌声在成都平原上飘扬。

好一朵美丽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

在赵妖精的心中有一种振撼,那不是物质的,也不是思想的,那是灵魂的召唤。

就因为这支歌,陈妖精决定不在成都当妖精了,他要陪着张阿莉走遍天涯。

…………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