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的灵魂拖进深渊”,抑郁症女孩峨眉山跳崖身亡

自媒体 自媒体

“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的灵魂拖进深渊”,抑郁症女孩峨眉山跳崖身亡

(自媒体www.777n.com)

林娜跳崖自杀前,已经释放出危险信号。在马凤看不到的qq空间里,林娜在跳崖的前一天感慨“能得道吗?”晚上,她还转发了知乎上的一篇回答,“一个人到底绝望到什么程度能让他想要去死?” (原创文章www.777n.com)


(自媒体www.777n.com)

文6790字,阅读约需13.5分钟


▲峨眉山金顶一名游客轻生 身份信息不详警方仍在搜救。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新京报记者 卫潇雨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范锦春


9月4日中午十二点半,马凤在湖南永州的家中,炒了个菜,就着大米,边吃午饭边玩手机,刷到女儿林娜半个小时前的朋友圈——四页稿纸的照片。马凤点开来,第一行正中写了两个字:遗书。

 

马凤丢下筷子,给林娜打电话,没人接,再打,依旧没人接。林娜大学时期的辅导员给她打电话:“快,马上联系峨眉山景区派出所!”

 

下午两点,林娜的高中同学高琪,看见宿舍QQ群有人问,能联系到林娜吗?舍友们找到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六年前,林娜自杀过一次,被救回来一命。这次,她们寄希望还能救回来。

 

下午四点多,马凤接到电话:林娜走了。

 

马凤在新闻里看到女儿离开时游客拍下的视频。视频仅有一分多钟,林娜站在“舍身崖”边缘,这个山崖在近一月内已有三人跳崖。林娜两次双手合十、举过眉心,游客聚在围栏外劝她,她一言不发,向后退了一步。最后,林娜张开双臂、两腿一屈、向后倒下,像一只失重的鸟。

 

高琪也点开了那个视频,看了几秒钟就确认了,是她。她关了视频,连续几天不敢打开微博热门,担心再刷到那个视频。宿舍群里确认了林娜去世的消息后,有人接了句家乡话,“这个傻子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的灵魂拖进深渊”,抑郁症女孩峨眉山跳崖身亡

山舍身崖。图片来自网络



━━━━━


女儿离开后,马凤委托亲戚去了峨眉山处理后事,她待在家一连哭了四天。她没敢告诉今年高三在读的儿子,为了不让儿子察觉到异常,这个家里至今保留着林娜的痕迹,桌子上放着她买了还没拆封的书、牙刷筒里有两支牙刷、拖鞋摆在楼梯上原来的位置。

 

房子最深处,摆着去世林娜父亲的遗照,四年前,林娜高考前一个月,他因为肝癌离开了这个家。林娜遗书里写道:爸,我找你来了!


“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的灵魂拖进深渊”,抑郁症女孩峨眉山跳崖身亡

▲林娜还没拆封的书。新京报记者 卫潇雨 摄

 

9月8日,马凤哭累了、哭够了,她删了林娜的微信,不想再去回忆。次日,她出门买菜,打算体面地做一顿饭,生活照常继续。我见到马凤的时候,她穿着长裙和高跟鞋、画了眉毛、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打开房门,客厅收拾得干净整洁,花岗岩地板能印出人影。

 

吃饭的时候,我们聊到了各地饮食差异、丝瓜的做法和辣椒,小心翼翼,没人触碰那个沉重的话题,最后,是马凤主动提起来了,她26岁才生下女儿林娜,“如果像人家20岁结婚生孩子的话,她(林娜)年龄就差不多30岁了。”

 

去年12月林娜确诊抑郁症以后,告诉马凤,她整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得有只手在抓她,“好痛好痛”。

 

马凤问过女儿,要不要带去隔壁的大城市治病?林娜说,她要自己慢慢调理,并认为开药没什么用。马凤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样的,林娜说要自我调节,马凤想着“自己心里想开了,不往那方面想就可以了”,最后,治病的事也就没再提了。

 

2018年早些时候,林娜有过一次自杀表示,她在微信上给马凤发消息,说自己“好难过,得了这种病(抑郁症)”,问她,“如果我死了,你会怪我吗?”

 

马凤没法理解她的痛苦,“我又没得过这种病,我哪里知道有那么痛苦?”女儿的病,超出了她过去四十多年的生活经验,她回复女儿:“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也跟着你去死”。

 

马凤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转而求助迷信,花一百块钱找了位神婆。神婆说,是有小鬼缠住林娜了,她已经给下面传了话。神婆递给马凤一碗清水,往里面掺了烧纸的灰,让她倒掉,说这就是给林娜改了命,她马上就能痊愈。

 

马凤从林娜的表现来看,神婆说的话奏效了。春节,林娜回了家,马凤觉得她看起来就像正常人一样,她找了份教小孩子的工作,上了班、忙起来,好像已经忘记痛苦了。她带着弟弟去桂林玩,和弟弟一起打篮球,回高中学校跑步,还考了驾照。

 

马凤每天叫女儿一起出去散步,给她做好三顿饭,需要钱的时候拿出来给她,林娜辞职换工作支持、不工作出去旅游也支持。

 

林娜想当兵,为了达到体重标准,她在家减掉了七八斤体重。8月,林娜去昆明做征兵体检,希望能进入部队,一切看起来都即将走上正轨。

 

8月31日晚上十一点半,马凤准备睡觉的时候接到了林娜的电话,告诉她,“我这次(征兵体检)又没过”。这是林娜第二次征兵体检没通过,上一次是2016年8月。

 

林娜确诊抑郁症后,马凤曾经问过女儿,“你预计是什么时候开始了?”林娜没接话。“是不是没去当兵对你打击蛮大?”林娜说:“也许吧。”

 

这一次,马凤安慰她,“没过就没过,也还能找别的工作,不一定要当兵”,林娜应承着,答应“过两天我就回来,你去睡觉吧”。

 

几天后,马凤从林娜的朋友圈看到,她从昆明跑到了四川,在峨眉山蹦极,她看起来很开心。9月4日,林娜发在朋友圈的照片,是两座平行的山峰,云雾缭绕,配的文字是“这里很美”。马凤看了,没发现丝毫异常的迹象,她还等着女儿“过两天就回来”。



━━━━━

  

林娜跳崖自杀前,已经释放出危险信号。在马凤看不到的qq空间里,林娜在跳崖的前一天感慨“能得道吗?”晚上,她还转发了知乎上的一篇回答,“一个人到底绝望到什么程度能让他想要去死?”

 

那篇回答写道:“所有困境都是来自,一切都不会改变。‘自杀之人都是最想好好活下去的’,太想好了,破解不了面前死局,又无法坦然接受绝望,便只好一走了之。”

 

林娜高中时期的朋友高琪能看到林娜的qq空间。她回忆两人认识之初,林娜主动拨通了高琪的电话,说她心里难受。高琪在操场旁边一个储物间见到了她——用一把刀割伤了自己的大腿。后来,林娜走到外面淋雨,腿上的伤口混着雨水往外冒血,高琪感到害怕,她从没见过那么深的伤口。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