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自媒体 自媒体

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自媒体www.777n.com)


(原创文章www.777n.com)

(本文来自www.777n.com)

“我希望大家在想到我的品牌的时候能想到台湾地方文化”,,2019春夏系列是Angus第三次登上巴黎时装周的秀台,继续延续着“做文化而不单是做衣服”的理念。


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没有圣马丁之类时装名校毕业的 “科班”文凭,或是知名时装屋的任职经历,1991年出生的Angus Chiang (江奕勋)作为新生代设计师却能靠着明晰的风格与设计被人记住。接受采访的一周前,他刚刚从巴黎时装周凯旋归来,带着招牌式的腼腆笑容向我们讲述了他与同名品牌ANGUS CHIANG各自的内心世界——他希望自己的年纪永远停留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怀着最美好的心态,做“无杂念”的设计。他将他的品牌定义为一座公园,任何人都可以到这里来,不受拘束地肆意想象


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 日常生活中,Angus并不会像秀场上那般地搭配花哨,而只穿简单的T恤和球鞋。



 Q&A 

 对话设计师Angus 


你的设计的背景季节似乎都是在夏天,并且你选用的颜色都是看起来令人心情愉悦的,原因是什么?

我的颜色搭配和材质选择很大一部分是受小时候在美国读幼儿园的时候身边很多黑人小朋友的影响,他们会穿Gap之类颜色鲜艳、非常美式风格的衣服。所以到我后来自己做品牌的时候会保留我那时的一些记忆。我做衣服有一个原则就是“有干有湿”,我经常也会用到一些透明的面料或者材质,因为假如一整个系列都是T恤或者西装的材质,可能看到第五套的时候就会觉得无聊了,所以我必须要加一些材质的变化之类的“节奏”在里面。


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有评价说Angus的设计是“乱中有序”的,你怎么看?

我觉得我的设计就像我过去生活的城市台北一样,看上去有点乱,但是仔细看又会觉得非常合理,可能在秀场上看觉得眼花缭乱,但是把每一套的搭配拆开来单独看,其实又蛮日常,就像台北街边的很多招牌,仔细看它们其实都被摆得很整齐,只是每一个店家都想让自己的招牌看起来比别家更厉害而已。


槟榔西施、广场舞大妈这样看似离时尚有点遥远的元素是如何被你转化成时髦灵感的?

每次我在选择主题之前会列出很多有关台湾地方文化的元素,选定一个之后开始搜集资料,分析里面的图案、线条,做一些材质上的研究。比如定下槟榔西施这个主题后,研究槟榔长什么样子,吃它的人会是谁,谁又会去卖它,它会影响到什么样文化背景的人,往这些方向去延伸,然后再用品牌设计原本的方法、风格去转化这些图案和标语,把最合适的东西提取出来放在衣服上,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你并不算“科班出身”的设计师,你觉得这是否是好事,让你在设计时反倒不会受很多条框的约束?

有可能吧,其实我做设计的时候不会想那么多,就像我以前画画,除了一个角色之外他的背景、环境的设定都是需要一起考虑进去的,所以现在做设计我会尽量让系列的背景设定完整起来。我更多地会把每一季的设计当作一场秀,因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 ,150组参赛者,你只有1分半钟的时间让评审记住你的东西。再比如去巴黎时装周办秀,你要在12分钟内让大家记住你,所以我觉得秀场上的呈现更需要的是实现我想做的事情。


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为什么想要开始做女装?

其实原本我设计的时候就没有想要分男女,第一季的时候我的主题是电子花车,讲的是在电子花车上跳舞的女郎,其实这个概念已经是很中性的了。我了解到之前ANGUS CHIANG的男装其实百分之八十的消费者都是女生,这是一直让我觉得有趣又困惑的地方,所以这一季想要直接尝试做女装看看。


你的设计一直玩得蛮大胆的,有担心过销量吗?你是如何平衡创意与商业的比重的?

通常我和我的设计团队在做好一件衣服之后,我总想加点什么东西上去,加好之后大家一致认为走秀结束后一定卖不掉了(笑),但是我觉得好看的设计我一定会坚持。销量问题我没有怎么担心过,我也有尝试过把很鲜艳的款式用黑色来做,但是真正喜欢这个品牌的人他还是会选择原本鲜艳的颜色。之后我们会出一条副线,叫CHIANGUS,会做更偏运动一点的风格。


你内心的“role model”是谁?

我觉得没有一个“role model”能套入我每一季不同的风格,我把ANGUS CHIANG定位成一座公园,无论你是什么年纪或者国籍都可以进去逛。公园这个词带一点童趣在里面,公园里会有人跳广场舞,会有卖东西的小摊贩,也会有情侣吵架,会有开心和不开心,就像我在做设计的时候经常会将台湾地方文化融合在里面,包括饮食、名物等等,而我们所设计的不同产品就像是公园里高高低低的单杠,适合各式各样的人;合作系列又像是公园里的跷跷板,在一种合作关系之下找到平衡。


怎么看待“土酷”时尚?

这个其实有点像台湾地域文化之前流行的“坏品位”风格,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就像国外有一个“New Wave”时期,过了几年之后可以把它称作一个“时期”,也可能会将它看作是一个时代的穿着流行,当然我自己是不会被这样的流行趋势左右去设计产品的。


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Angus Chiang : 走,去我的公园里想象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秀场图片

Copyright2018.亲亲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